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21, 2018

公开于2017年4月15日的教导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尊贵的剑之主谢赫阿卜杜克里木阿凡提在视频(公开于2017年4月15日)中所给教导的翻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lRF8zsFuBs

剑之主谢赫阿卜杜克里木克布利斯的土耳其语教导

法提海,阿敏。

愿阿拉的平安,仁慈和吉庆在你们之上。

好,欢迎你。

我们应该公开,还是没必要公开?

嗯,尽管这经常是公开的。每个人在阿兹拉伊勒(死神)来临之前都是自由的。看看你和阿兹拉伊勒在一起是如何工作的,你的自由是与此挂钩的。你能说“阿兹拉伊勒停在这里”吗?如果你是来自那些可以这么说的人,随你想说多少。这个时代的人,末尾光阴的人只会吹嘘。你能这么说吗?不要吹嘘。听取建议。否则,我会摧毁你。不要认为我们已经在道堂很长时间了,对一些人来说,可以在这里很长时间,但却无法进展两步。一些人可能来了很短的时间,却是在飞速进展。一些人可能就坐在谢赫前面,但是不能取得一点份额。一些人可能在世界的另一头,但是他的心却和谢赫一起跳动。这是一件奇事。这儿没有:哦亲爱的,哦宝贝,哦我的玫瑰。有什么意义?是的。但我们该讲些话吗?让我们不要讲。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你已经知道我要讲什么了。我要说“不要睡觉”。此外我还要讲什么?把它留着,你会在坟墓里睡的很多的。

他在则克尔里睡觉。你能在战斗中睡觉吗?

我们在做什么?什么是抗争?我们的神圣先知(asws)说,我们将返回最大的抗争。那是一个小抗争,他们刚从一场战役中归来。他说那是一场小抗争。现在,我们将返回大抗争。阿拉的使者,哪一个是大抗争?那是对抗你自我的战争。这就是则克尔。你的自我不想要这个。自我不想要,这就是它要把你拖入睡眠的原因。看下懒惰的人,他再次睡着了。因此,从现在开始我要那些还活着的人在第一排。否则,我会摧毁你。要睡觉的人不应该参加则克尔。那份机密,那塔贾里,降临则克尔圈子的那份喜悦……晚点,我会打你的,直到复活日你都不会改善。还没有结束。等着。谢赫阿凡提对我讲过,让他们在哈达拉中倒下,让他们晕倒,然后结束则克尔。我们还没有在那儿。现在我们在准备道堂,一旦道堂完善了,我就不结束则克尔直到你们晕倒。等着。这是什么?我们来这里念阿拉!我们有其他工作吗?如果你没有念阿拉,那你就在日夜念着恶魔。你也在给恶魔的领地添砖加瓦。这些人变得很奇怪。他说我要纠正他们。你是谁,纠正什么?你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要怎么做。你要纠正哪一部分?纠正你自己。做个仆人。一个阿拉的仆人,神圣先知(asws)的一个稳麦,而不是一个背叛他的奥里亚的仆人。你必须去服侍阿拉所喜欢的人,把它作为你头顶的王冠。阿拉(swt)和先知(asws)喜爱那个人的迹象是什么?每个人都在口头说说。他们说,我爱阿拉(swt)。呵呵?还有什么?我爱他的先知。还有什么?没有其它的了。玛莎安拉。就这样?在那永恒的世界里,有着阿拉(swt)创造的无穷无尽不计其数的被造物,你只知道这么多?玛莎安拉。你在哪一排?那意思是你把你自己置于神圣先知之后。这就是人们所处的品级。他说我在神圣先知之后,然后他说我爱阿拉和他的先知。再没有其他人。非常大的不警觉。一旦恶魔揪住了一个人,他不会轻易离开他的。不要被恶魔揪住,要小心。

因此,我们应该说什么?我们已经说了整晚要说的话了。现在是11:11,过了一点,但刚刚是11:11。对那些有理智的人就够了。如果你不具有行走,寻觅和发觉的理智。你会从超市中去买吗,你会从电脑中找到吗,你会从清真寺中找到吗,你会从道场里找到吗,你会从购物中心找到吗,你会从洽谈中心找到吗,你会从汽车中找到吗,你会从卡车中找到,你会从厕所中找到吗,还是你会从牲口圈里找到?去你想要的任何地方找。这些人变得愚蠢。他们不再会使用阿拉(swt)所赐予的理智。这就是现在的情况。你不能掌控自己。你对自身没有了控制权。当你的驴子说右转时,你就立即右转。当它说左转时,你就左转。这是什么样的工作,你要毁掉你自己和他人。因此我们需要找到自己的理智。阿拉(swt)在看着。不要认为整个世界变坏了,所有东西都变坏了,阿拉在睡觉,他不知道。有一个时限,等着。他给我们指定了一个日子,他说,“我给你们定了那个日子。清理并改正自己直到那一天,否则你会哭得很厉害。你受不了将要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不会把它给你,但你会把它加于自己的身上。因此,远离所有会把那个拉到你自己的东西。”

陶菲格来自阿拉。这对你们,我和他们是足够了。明天有土耳其的教导吗?几点?

弟子:谢赫,是1点半。

谢赫阿凡提:1点半?

弟子:是的:土耳其时间是8点半。

谢赫阿凡提:土耳其时间是几点?

弟子:谢赫:土耳其时间是晚上8点半。

谢赫阿凡提:土耳其时间是晚上8点半。让我们那时再见,印沙安拉。

你从镜头中看到我们,也许我们从不同的途径看到你。不是吗?任何事都会发生。你不能在阿拉(swt)的权利和力量上设置限制。你不会知道他将打开什么和对谁打开。他可能就坐在你对面,你不能把他比作任何物,但是他把整个世界的秘密给予了他。

尊贵的巴亚齐德拜斯塔米,智者的苏丹。(知者的苏丹)知者的库图布——智者的定盘星。阿拉至大。智者的苏丹。他曾有一个灵感,当时他说,“我的主啊,谁是时之主?被给予灵性力量的人是谁?”一个迹象来临他。迹象告诉他去这么这么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有一个铁匠。去找他,你将明白他是谁。他去了那里,看着,神圣的人正在打铁。他转向他并说,“尊贵的巴亚齐德啊,欢迎。”他给他头上戴了顶桂冠。他说,“你给我如此殊荣,”他很高兴,然后说,“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他说,“哦,我来这儿要沾你的吉庆。”铁匠说,“我的主啊,那可能吗?万分感谢我的主啊,你把拜斯塔米巴亚齐德派给我。”过了会儿,他说,“请允许我去看望我生病的母亲。让我照顾她一会儿,我就回来。”然后,他从某处找来一个篮子。尊贵的拜斯塔米巴亚齐德想,“我的主啊,您的这位仆人做了什么,你把如此的地位给了他?我仍然不坚定。他不是很了解自己,但是他有如此的庄严,在他身边都哆嗦,我的主啊。”当那铁匠摇下那个篮子后,里面有一个老妇人,她像生面团一样瘫痪着。他说道,“我的母亲啊。”他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她,他给她清洗,喂她,他对她说优美的话,做了一切得体的事。之后,他说,“我的母亲啊,请让我把你升高点,我过会儿再照顾你。”当他去挂篮子时,虽然那老妇人没有说什么,但拜斯塔米巴亚齐德在心中听到老妇人在祈祷,“我的主啊,我的主啊,让我的孩子成为拜斯塔米巴亚齐德的邻居吧。让我的儿子服侍拜斯塔米巴亚齐德。”她为儿子祈祷。阿拉SWT说过,如果你也像那样照顾你的母亲,在后世我会把你安放在智者的苏丹的灵性顶峰。

因此,如果你拥有机密,如果你能看到些东西,你已经闭嘴了。因为在仆人间被给予了如此多的机密。众世界的养主把那样的机密告诉了这些仆人。你不知道你自己。一些人不知到,一些人在跟着混乱跑。21世纪的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中。因此,他不能全美自己,因此,他不知道要把他的权利交到哪里。他困惑得像个陀螺。当直升机失去平衡时就会打转,乱绕圈。螺旋桨所击打之处,会削掉并摧毁好的事物,但一些东西不会被打到,它会折断旋翼。因为它跑出了自己的轨道。

不要跑出你的轨道。不要为无意义的东西浪费给予你的机密。尊贵的迈赫迪要来了。你是知道迈赫迪的人吗?如果你了解迈赫迪,你会立刻修复自己。如果你不知道他,那么抓紧那些知道他的人——你别无他法。否则,旦扎里也会来。一次都不要站到旦扎里那边,即使他再次把你拉到这边,在审判日他们也会把你的名字写在那边。他们会说,他去过旦扎里那边一次。也许在离开这世界时,你能保有你的信仰,但你会备受折磨。他们将说,你为何浪费给予你的秘密。人们不自知。他们不知道被给予的东西。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会忙于这个人,那个人,这个看着那个,那个看着这个……他的手像这样,他的背像那样,他的头发像这样,他的脚像那样,他穿这个,他吃那个,他喝这个,他买这个,他买那个,他卖这个,他做那个,他放这个……这对你来说是什么?看看你的工作。

看看你自己。纠正你自己。忙于你自己。因此,我们在祈祷中说什么,“我的主啊,让我们忙于我们自己吧。”是这样吗?说,“让我们不要忙于其它任何事。使我们忙于你。不要使我们跟着混乱跑,我的主啊。”你的工作会是好的。否则,随你喜欢。那么多法老来过这世界,他们做了法老的工作,之后就离开了。他们就离开了。我们是什么?如果我们收集一切,你要做什么呢?你只会伤及自己而不是别人。你会害了自己。法老害了谁?他害了他自己。纳穆鲁特害了谁?他害了他自己。艾布贾赫勒害了谁?他害了他自己。他失去了后世的住所,永恒之境的住所。他害了他自己。多简单,不是吗?那么简单。“神圣先知说过,让我再重申一遍。我了解他作为穆罕默德艾敏有四十年了,我难道不该说吗?啊。会发生什么?尽管我崇拜偶像。我会说穆罕默德所说的,阿拉(swt)是独一的,他是我们的主人,这一位是他的先知。”恶魔骑着他,他没有那样讲。如果你那样讲,那么你将居于他之下。恶魔说,你比他优越。恶魔在做他的工作。恶魔做了什么?他宣布了主权。来反对谁?反对尊贵的阿丹。他宣布主权反对尊贵的阿丹,之后他输了。恶魔变成了恶魔。阿杂齐尔。如果你把所有人的祈祷都收集来,把它们放在某个地方,我们就不能礼拜和服从阿杂齐尔。他只是在一次中结束了他的工作。因此,不要给阿拉(swt)耍把戏。你是一个仆人。他是阿拉。我们是仆人。他是阿拉。他在任何地方都是哈齐尔(临在的)和纳齐尔(警告的)。他观察着万物。他有那些执掌地球和天界秩序的仆人。不要干预他们的工作。这是无法理解的。即便他们聚集世界的全部智慧,依然是无法理解的。因为那不是理智的范畴,那来自另一个世界。陶菲格来自阿拉。这就足够了。现在是11点半。现在不要抱怨,说他把我们拖到半夜,想睡的人就去睡。法提哈。阿敏。我的主啊,感谢你。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21, 2018

阿拉的圣徒

阿拉的圣徒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问题:谁是阿拉的圣徒?

他们是先知的继承人。有124000位先知。在每个时代都会有124000位活着的奥利雅。他们每个人都代表一位先知的位份。他们不是先知但是代表着那个位份,那个权力。

在最后时代,就是如今的时代,阿拉SWT隐藏了他们。理解下这个意思:他隐藏了他们,隐藏着的。他们没有展现着自己。那些真正有诚意的人们,哪怕他们在海的另一边,他们都会找到。哪怕他们在山顶上,他们也将会找到。他们是一直在呼唤人们转向阿拉的人。呼唤人们脱离自己去转向阿拉。他们是阿拉SWT给予了权力和能量的人。我将不会过多地谈论这个。重要的不是知道他们是什么。许多人很好奇去了解他们是什么,他们的位份是什么,他们一直想要去发现,想要了解,或者他们不停地谈论着位份,品级,奥利雅的位份。

我们的道路是不同的。他的位份和品级是他的事情。难道是你的位份?我的位份吗?不是。那是他的事情。我们的事是要知道如何连接上他而那种连接就是服从,那种连接就是服持,是爱。就是这样。这些就足以使我们忙碌到审判日。因为,得到完全的服从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爱不是那么容易,去服持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些事情你都必须要去做,你必须要结束你自己为了去做到那些。这才是你的事。不是他们有多高品级,而是我们要怎么去更好地服持他们,怎样处于他们的集会中。你理解吗?这才是我们的事情。

你看到好看的东西,通常我会说一幅画,但是让我们比方说你看到这个大自然,大自然是多么地美好,对吗?有些人只是看大自然,会说‘噢,这个大自然是多么地美丽啊。’那么有另一些人说‘这个大自然有造物主。我的造物主是多么地美丽啊。’还有些人说‘我来这儿不是去说大自然多美或造物主多美,我来这儿是来服持他。’这些人不是站在那儿口吐莲花说着关于被造物的美好,造物主的美丽的一些大话;而是他们将会去拾起垃圾,清理干净,他们在打扫这片土地,他们在照顾着一切事物。你理解吗?我们想要成为这样的。不是只去说啊,讲啊….。我们想要成为那些人,我们看到这个大自然,看它需要什么。我们想要成为那样的。不是那么地容易,因为自我在叫嚣着‘不!我,我想成为某种东西,我想要和这个大自然一样漂亮。我想要谈论我自己的美丽,我要怎么变得和这个大自然一样地美丽。我想要知道他有多美,因为你知道的,如果我是自然的,我也就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我是他的一部分。’你理解吗?

许多人在讲这些。但是不要那样,我们想要简单点,因沙阿拉,去服持他所爱的那些人。那个时候你将会知道某些意义。那个时候在这个愚昧的时代, 你将不会太过迷茫。你将完全地不会迷茫。你将会忙碌于你必须要去做的那些事,在如今这就是Ma’rifat真知。知道你必须要去做的是什么,就是一种隐藏的知识。你理解吗?法提哈。

谢赫鲁克曼艾凡迪Hz
24 RabiulAhir 1439
2018年1月11日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21, 2018

审视我们行为的根源

审视我们行为的根源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联系,意思是先知的联系(AS),那些继承他的道路、教义和他的机密的人的联系,阿拉的奥里亚。事实上这整个世界正在寻找联系,但你要与谁联系?这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我们是在和谁联系呢?这很重要。这再一次是举意。你的举意是什么?你想从中得到什么?实际上,很多人都有错误的举意。这就是为什么泰索吾夫要过来清洁人们的举意。这并不是为了要清洁他们的行为。行为,每个人都知道行为。每个人都知道念清真言,上下五次,所有这些,每个人都知道。但这是你的举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去看看和发现,“哦,实际上我的举意是不干净的,”然后开始清洁。当你发现举意是纯洁的时候,你不会净化你的举意。你会净化你的举意,只有在你明白你的举意是肮脏的时候,你才能清洁,你才能使其净化。

有多少人过来说,“我的举意是错误的,我的举意是肮脏的,我需要清理它。”如果我们不首先理解我们带来的东西,我们的举意是肮脏的,那么我们就不能清理。最大的举意,最伟大的念词是以什么都不是而开始的。它不是以一些是的事情开始的。它是什么都不是。什么是什么都不是?“俩伊俩嗨印兰拉(万物非主唯有阿拉)。”所以我要说的是,首先要理解你的举意是错误的,或许这对人们来说太过分了。说,你的举意需要变得更好。因为这些日子如果我们说你的举意是错的,人们立刻会感到非常生气。他们说,“你以为你是谁?”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是,“像这样来告诉我?”至少,一切赞颂全归阿拉,我能对自己说,在我遇到我的谢赫之前,我的举意是错误的。在我遇见他之前,我的清真言是错的。我的礼拜是错的,我的斋戒,我的天课,直到我遇见他之前,一切都是错的。也许行为上是正确的。看起来没问题。也许在行为上,整个世界都会说,“你很好。”但是举意。因为我们发现,“哦,只有在我想从阿拉那里要东西的时候我才祈祷。”“哦,我只在神圣的日夜祈祷,因为我想从阿拉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们不知道如何祈求。我们不知道如何祈求,祈求什么。所以我们需要有人来教我们。我们需要通过联系来教导我们。

这就是先知来的原因,他们说,“你们在崇拜什么”,你们是在崇拜,你们理解,人们曾经在崇拜,难道不是吗?不像今天的人,他们不崇拜任何东西。在过去,人们在崇拜。但是,那是错误的主。这是虚构的。在现实中,那个错误,虚构的主宰,实际上是你的反映,你使它成为那样。但你知道通过你的理智,你的传统,你的常识,神圣者的想法,你知道这是不对的。难么你坚持那个是因为它会给你身份。你把你的身份,周围的一切建立在偶像的周围。所以现在,实际上,你变成了那个偶像,那个偶像变成了你。你得先打破它。你就会念俩伊俩嗨印兰拉(万物非主唯有阿拉)。

现在,即将到来的人将教你阿拉是谁。如果你已经知道的话,阿拉为什么会派先知?阿拉一直在派遣圣徒。他没有就此结束。圣品结束了,是肯定的,先知的封印(AS)结束了,但他的教诲并没有结束。这是最大的奋斗。他们的教导并没有结束,现在说你不再拥有你能看到的物质事物。现在,因为你们是末尾光阴的人,这比那更微妙。比那更纤细。所以现在,你总是有先知的继承者。现在,他会对你说,“看,你认为你在崇拜,”但就像谢赫阿克巴(QS)一样,愿阿拉永远提升他的地位,而他的援助也会通过我们的谢赫而降临在我们身上,因沙阿拉,就是因为那个,尊贵伊本阿拉比对刚从清真寺回来的人说:“你们所崇拜的主就在我的脚下。”人们不理解。他们认为他在渎神,认为他说的是,哦,他把自己宣称是最高的主,说现在阿拉在他脚下。

他们不理解,因为他说了什么?他说,“现在,如果你去那个清真寺,如果你集中注意力,我会给你们每人一块金子。”因为虽然人们进进出出,但他们的心完全是空虚的。开始的时候是空虚的,出来的时候是空虚的。他们甚至不记得念的经文是什么。他们没在听。他们的心在别的地方。身体在那里,但他们的心是另一回事。在别的地方。因为他只是在考验他们说,“如果你记得,我会给你们金子。”在清真寺里,阿拉,他的天使和圣徒们在那里,他们给人们珠宝。珠宝。但是因为他们的心是封闭的,不仅是空的,他们是封闭的,什么都不记得,他们不把任何东西放进去,他们来去空空。他们变得更加蠢驴了。但当尊贵的伊本阿拉比说“我会给你一块金子”时,他们都醒了,他们非常仔细地听着一切。所以,他们去清真寺礼拜是因为什么?因为阿拉?还是因为金子?因为金子。因为俗世。这就是为什么他说,“你崇拜的主……因为实际上,你来那是为了去获得回报,它是在我的脚下。它是在我的脚下。”他们误解了他。不,是恶魔让他们误解的。因为不仅仅是他们,还有那么多其他人,那么多其他的所谓学者。他说,“你们所崇拜的主是在我的脚下。”他们就为此杀了他。

现在我们正在讨论这个问题,这是很合适的。所以现在联想下,会让你思考。人类会思考。动物不会思考。阿拉SWT把思考给予海里发,代表他的人。这个联系一定要使你思考,“我是谁?谁是我的主宰?我做了什么?我的举意是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同样的问题,实际上,他们在审判日要问你同样的问题:谁是你的主宰?你今天在崇拜谁?“我是在崇拜阿拉。”你是因为阿拉是主宰而崇拜他,还是因为你只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东西,还是说大部分时间?如果他不给你任何东西,你会崇拜他吗?不要那么快地说,“是的!”这意味着你也不知道你的自我。你如此自信,你如此骄傲。你说,“是的,我会礼拜,”他会把你放在考验里,然后会发生什么呢?当他把一切都给你的时候,你没有崇拜他。兄弟!当他给你一切时,你却变得越来越违抗,对他越来越白痴,你忘记了那些日子?现在当我说,如果他什么都不给你,你会崇拜他吗?你说,“是的,我会!”呼,当他把所有一切都给你的时候,你都不崇拜,你以为他什么也不给你时,你会崇拜吗?阿拉不必这么做。他是主。但他给了一切。每次你呼喊他时,他都会说,我在这里。我在呼唤你,你却不在家。阿拉说,“呼唤我,我就应答你。我比你自己的颈静脉更接近你。呼唤我吧。”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则克尔,去呼唤阿拉。也许在你的礼拜中,你可能会被分散注意力,你用了那么多的话,那么多的想法过来了,但是则克尔只是在念阿拉,阿拉,阿拉,阿拉,阿拉。现在你能说多少,你能摆脱它吗?你能逃脱吗?只是在呼唤。

所以,如果你没有联系来提醒你,这会来到内心,因为举意是最重要的,是我们所做的一切的根源。如果你把根清理干净了,植物就会长得很好,很强壮。有时候也许什么都不会出来。有些树,几年才长出来,但根真的要带着地面和所有东西,但是现在,一、二、三,它就可以走了。

现在你要和谁联系?和那个喊你去阿拉那的人联系。与那些认识他们的主的人联系。不是只读书的人。这些日子里那就是人们在做的,他们会给教导,他们从书上阅读。与那些在思考的人在一起,他们在思考什么?他们的谢赫是从哪里说和放置的,他们每天都在读他们的书。他们在读书,他们在思考。他们在阅读和思考,检查他们自己。不是其他人。不是评判别人而是他们自己。

所以,如果我们不理解我们需要摆脱的东西,我们要怎样才能摆脱它,那是你的宗教变成一些你一次次重复的东西的时候,因为你不知道它是什么,因为你没在思考。阿拉把这个命令给了每个人。不是那些认为自己很有灵性的人。这是给每个人的。但是对于那些说,“我想要更多东西,我想净化这个,我在做这个”的人。你不会忙于做更多的事情,你会忙于做更纯洁、更好、更有味道的事情。你会来到重点,你做的越多,你说的越多,它仍然是空的。“我只是在做的更多。我感觉很好,但还是空的。我该如何使这个成为净化我的东西呢?”慢慢地,你会让自己进入那种模式,进入一种情况,你说,“现在我必须进入一个坐静的状态。我要把自己和大家隔离开,只是观察和清理自己。”呃,有多少人是怀着错误的举意,错误的想法。许多人坐静是要去看到光明、天使、圣徒和先知。有些人还没有坐静就已经在这么说了。是谁说的:“我走了这么远,看到了所有这些东西,我会走得更远,飞得更高,我看到了所有这些东西,”我简要的说,“我走得更高,我看到了所有这些东西,然后我意识到了什么?这都是一场游戏。”尊贵的伊本阿拉比。都是游戏。不管你走得多高,你都会回归你自己。

所以是的,采纳阿拉SWT所说的,他们不向你要求任何费用。他们是干净的。他们是干净的。因为不管到来的是什么知识,都是干净的。不要从怀疑的人那获取。特别是不要从那些你知道他们是肮脏的人那获取。即使是纯净的东西也会变得肮脏。你明白吗?所以,当你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清理你的举意,然后你就会明白在生活中你必须做什么,你必须做什么?你现在要如何为真理而战?不是用剑或枪。你要如何为真理而战和坚持真理?那时你会说,“我不会跑去当文艺复兴者”,你明白吗?文艺复兴者,我能做到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不会跑去。我要跑去做我该做的事。因为得到这些类型知识的时代也结束了。建议是去山上。现在,在山顶上成为文艺复兴者的你要试着干什么?那时,如果为了让你去学书法,你就去学。如果要你学如何背诵古兰,它是给你的。也许不是给另一个人的。也许给你的是待在牲口圈里,那你就在牲口圈里。如果给你的是做菜的话,你就要去背负。但是,你看,这些日子太难了。即使是那些东西,也很难背负。那么,你要如何去背负其它东西,而其它的东西是为了去变完美。

那就是为什么他们说,别担心,别担心。“我想学古兰经。我想学古兰经。”我们是根据道堂来说的。我不会给一个学者会给的答案,或者一个老师,伊玛目会给的。我是个简单的人。我要给一个我们的谢赫给的答案,我不是唯一听到这个教导的人,你们几乎所有人,以前你们都听过这个教导,如果你们想的话,你们可以去核实。

“我想要成为哈菲兹,我想学习古兰经。”

“呵,你知道如何进入厕所吗”

“是的,我只需要把腿迈进去。”

“呼!对你来说。你不需要去学古兰。因为你甚至不知道怎么进厕所!”对吗?我现在说的是正规发音。你甚至不知道现在该用哪个腿。你现在要从古兰里学到什么?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的日子,谢赫艾凡迪曾说,过去在道堂里,谢赫们不接受哈菲兹。那个背诵古兰经的人,谢赫们会说,“你是哈菲兹?。哦,离我远点。”“但是谢赫,我想……”“走远点,因为你背负着古兰经。这是使山峦崩塌的信托。不管你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不会负责,因为你背负着古兰经,我是你的谢赫,我不负责。”。他们拒绝了。这些日子,呃,父母们把他们的孩子送去成为哈菲兹,吞下古兰经。古兰经没有通过他们的喉咙。同时,哦,我们知道古兰学校发生了什么。老师们左转右转,我们知道穆斯林学校里发生了什么,老师们左转右转,噢,不管在公立学校有什么,那里是更糟。

所以成为古兰经的一个哈菲兹,学习古兰经,就像这样背诵着古兰经,意味着什么呢?错误的理由。现在他们会说,指责我说,“哦,他阻止人们学习古兰经。他阻止人们背诵。”你可以这么说,没关系。我们来自那些说“你所敬拜的主在我脚下”的人的传统。愿阿拉不要考验我。他们误解了,为什么不去误解我们谢赫的话。这不是我的话。这是我们谢赫的话。有些人要去洗手间,求主饶恕,现在我们必须去,因为我们来到了末尾光阴,我们必须说这种话。他们甚至不知道如何进入,他们不知道是要坐着,站着,还是躺下。讨白求主饶恕。你明白为什么吗?你现在有没有理解你是不干净的?你的身体不是托哈拉(干净)的。你以为你是干净的。阿拉知道你是否知道如何清洁自己。那你要学什么?我不会阻止任何人的。如果你仍然坚持你想去学习,那就去学吧。我不负责。你要负责任的。 

所以现在学习,变得更完美,获得更多的知识和学习,无论你现在拥有什么,你在学习它吗?你学得好吗?你很了解你的工作吗?你知道里面和外面吗?你明白那个举意吗?你知道你要把这个带到哪里吗?你能教别人把善良带到这个世界吗?你不能。那就别幻想做别的事。你只会重复让自己承受重担。你明白吗?当你为了错误的举意去做的时候,如果你是为了错误的举意去做的时候,即使这是你在做最好的事情,但它是错误的举意,他们在那里划了一个很大的大差。因为这个举意是错误的。如果你的举意是正确的,你在做一切,你真的想学古兰经,比如说。你做每件事都是正确的,因为你的心现在如此干燥,你是如此有热情,现在用一点火焰,一点点火,现在一切都会被理解。那时你就可以像尊贵的比俩里一样,哪怕发音是错的,他在说什么?哪怕他把音发错了,先知(AS)也喜欢它,因为他的心是纯洁的。 

我们来到第一蒙昧时代。这是第二蒙昧时代。同样的时代。你明白吗?现在更糟糕的是,我们现在要让人们背诵,因为人们在讲课,谈论伊斯兰教,为了钱,为了很多钱,这变成了一场秀。一些如此美丽的东西,它变成了一场秀。一些如此美丽的东西,它变成了一场秀,如果是为了钱才做的,那么它变得太廉价了。诅咒就要来了。你明白吗?这里有些价值,但不太多。还有更多的诅咒将要到来。愿阿拉从那那个上面拯救我们。因沙阿拉热赫曼。

尊贵的谢赫鲁克曼艾凡迪
伊历1439年4月24日
公历2018年1月12日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21, 2018

阿拉向奥利亚的敌人们宣战

阿拉向奥利亚的敌人们宣战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一切赞颂全归阿拉,众世界的主。一切赞颂全归阿拉:我赞美他,只求他佑助,独自寻求他的引导和怜悯。我只归信他。不要不信仰他。鄙视那些否认他的人。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阿拉。他是独一的。他没有匹敌,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先知,阿拉把他派遣为引导,正道,光,真诚的建议和智慧,每当先知在这个世界的代表结束时,知识减少了,大多数人偏离了正道,时间到了它的末尾,审判日接近了,这个世界已经走完了它被前定的时间。【来自神圣先知(AS)的第一次呼图白,记录于古尔图比】

阿拉啊!祝福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他是封闭的开启者,之前到来的封印者,他用真理制造了真理的胜利,正道的向导,并祝福他的家人和同伴,符合他们的伟大。(索拉特发提哈)祈求所有的平安和祝福在四大海里发,尊贵的艾卜拜克尔逊迪格,尊贵的欧麦尔法如格,尊贵的奥斯曼厄尼和尊贵的阿里穆勒塔子,以及跟随他们直到最后一天的人。

穆民啊!你们这些相信的人啊!你们这些念俩一俩海印兰拉、穆罕默德热素伦拉的人啊!穆罕默德的稳麦啊!是时候让我们离开我们的不警觉并对伊斯兰的传承有所醒悟了。是时候让我们对我们所生活在末尾光阴的事实有所醒悟,并应对我们所处的时刻了。是时候让稳麦挣脱恶魔和达扎里的绳索,再次成为阿拉和他的使者的仆人了。

信者啊!关于这个时代,12万4千名先知曾经警告过他们的稳麦。这是神圣先知(AS)警告过我们的时代。关于这个时代,神圣先知(AS)说,“一个时代将会到来,那时你抓着你的信仰就像抓着火炭一样。”(提尔米兹圣训集)意思是一切都会不利于信仰,先知的信仰和圣门弟子的信仰,圣裔的信仰,以及跟随他们的那些人的信仰。一切都会迫使你放弃那个信仰。一切将会迫使你采纳不同的信仰,一种新的信仰,但我们不能丢下它。

所以当信者听到这段圣训时一定要问自己,是什么在攻击我的信仰,我该如何保护我的信仰不受那个攻击。关于末尾光阴最大的一个混乱,阿拉的使者(AS)告诉我们说,“多年的诡计、多年的欺骗、说谎的人会被相信,诚实者不会被相信,背叛的人,奸诈的人被信赖,而值得信赖的人会被认为是危险的人,而鲁卫比达会毫无保留地说出来。”有人说,“鲁卫比达是谁?”他(AS)说,“下流卑鄙的人会说出公务。”(艾哈迈德圣训集)而阿拉伯学者则说,“鲁卫比达”这个词的意思是最低贱的人,一文不值的人。

当我们理解这段圣训时,我们就可以全然理解我们今天发生了什么,这个稳麦今天发生了什么。说谎者是可信的。诚实者不可信。不忠的人,背叛的人被信任。而人们认为值得信赖的人是背叛者。最下流的人,最最无用的人说他们决定关乎每个人的最重要的事情。

神圣先知(AS)也在描述,脸书的混乱,社交媒体,网络伊斯兰已经在今天出现了。如今,我们发现穆斯林百分百的从互联网采纳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从滚动脸书节目的伊玛目、学者、老师那里采纳宗教信仰。拥有制作效果非常好的视频的任何人都会成为他们的老师。说甜言蜜语,使他们感觉良好任何人,他们就跟随他们。讲话方式被他们认为是酷的,时髦的任何人,他们都采纳那个人的教导。伴随这种想法,我们发现穆斯林陷入了最低的地位。不在乎讲话的人没有知识。不在乎讲话的人没有老师。不在乎讲教导的人私下在做很糟糕的事,并且把它公之于众。不在乎讲话的人在诅咒先知。不在乎讲话的人甚至在心里都没有伊玛尼的光。如今的穆斯林只是看着,他是不是一个滑稽的伊玛目?他有没有微笑和使我开心?我喜欢他说的话,没关系,即使他们说的是老掉牙的陈词滥调,我也会跟随他。

信者啊,醒过来!为了使我们理解这个混乱,我们必须了解这个混乱的起源。我们必须了解这些假装有知识的无用的人,他们并不是凭空出现的。他们有历史,他们有血统。当我们追溯那个血统时,我们会发现恶魔的角。

尊贵的伊本欧麦尔(RA)传述一段圣训说,“神圣先知(AS)在祈祷,阿拉啊!祝福我们的沙穆和也门吧。”人们说,“也祝福我们的内志吧。”先知再次说,“阿拉啊!祝福我们的沙穆和也门吧。”他们又说,“也祝福我们的内志吧。”对此先知说,“那里会发生地震和灾难,恶魔的角会从那里会出现。”(布哈里圣训集)在另一个场合,神圣先知(AS)看着内志说,“瞧,混乱会从这边发生,恶魔的角会从这里出来。”(穆斯林圣训集)

如果我们追溯这些脸书伊玛目和谷歌老师的血统,我们会发现它会回到内志,会发现这些人来自出现的内志混乱,阿布顿拉伊本阿布都瓦哈比。什么是瓦哈比主义?很简单——瓦哈比主义拒绝了伊斯兰1400年的传统,并认为你知道的更好。瓦哈比主义认为你是大地上最有知识的被造物,你直接去阿拉那,你直接从阿拉那里获得。瓦哈比主义认为你不需要一个向导,因为你比任何向导更伟大,任何向导只是是个人,而他们唯一的向导是阿拉。尊贵的巴亚齐德拜斯塔米(KS)告诉我们那些没有向导的人的真实,他说,“没有谢赫的人,他的谢赫是恶魔。”

这个瓦哈比主义,这个骄傲和自大,如今它已经感染了每个人。它不只是那些说我是赛莱菲的人,今天他有这种疾病。这种疾病已经严重到超过了任何标签。有逊尼派瓦哈比。有什叶派瓦哈比。有苏菲派瓦哈比。意味着,他们拒绝传统,编造自己的思想,拒绝来自他们谢赫的东西,并认为他们是曾走在大地上最聪明、最有灵性的被造物。他们也直接从阿拉和他的先知那获得。他们是恶魔傲慢的继承者,当时他说,“我比阿丹更好。”他拒绝叩头。

他们拒绝服从任何人。他们拒绝服从阿拉(SWT)在这个宗教设置的权威,当时他说,“服从阿拉,服从使者,服从你们被正确引导的领袖。”伟大阿拉至实的语言。所以我们看到任何和权威有关的东西,任何必须通过连接神圣先知(AS)黄金链条的东西,他们都拒绝。他们拒绝获得祝福,沾吉,经由神圣先知(AS)。他们看着他的神圣缠头、神圣拐杖、神圣凉鞋,他们说,这些只是老东西——它们不能为我们做任何事情。他们这么说,而当时尊贵的圣门弟子甚至曾跑去把神圣先知(AS)的小净水擦在他们的脸上。尊重和热爱连接到阿拉使者(AS)的任何东西是信仰的要求。噶迪尔亚德在他的心灵良丹里说,“它来自对阿拉使者的尊重,尊敬所有和他连接的东西,尊敬他在麦加和麦地那待过的所有地方,尊敬他所碰触的任何东西,所有东西因连接到他而出名。”

但这些人讨厌接受神圣先知(AS)是高于他们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有无知的傲慢,这些达扎里的人,他们说,“穆罕默德甚至需要从吉卜莱勒那接受伊斯兰,甚至穆罕默德皈依了伊斯兰。”哈沙我求阿拉饶恕。这些是今天的学者,有数百万人在跟随他们。这数百万人使他们变得富有。这些人没有负责任的老师,因为他们直接从阿拉那采纳,当你用那种知识来贬低他们时,他们会说,“好吧,我不是学者,我只是喜爱这个宗教。”你明白他所制造的混乱。他们的嘴被那些话给封住了,他们的脸被那些话抹黑了。阿拉已经认出了他们的游戏,并在神圣古兰经中写下了他们的结局。他在讨白章中说:“奉普慈特慈的阿拉之名。难道他们不知道反对阿拉和他使者的人,火狱是为他的,他会永远待在那里吗?那是最大的耻辱。伪信者害怕会下降有关他们的经文,显示他们心里的真正东西。说,‘如你希望的那样取乐吧,确实阿拉会揭示你所害怕的东西。’如果你质问他们,穆罕默德啊,他们会声明:‘我们只是谈论和玩耍。’说,‘你是在嘲笑阿拉和他的迹象,以及他的使者吗?’没有任何借口。在你相信之后你已经不信了。如果我们宽恕你的同类,我们要惩罚你的同类,因为他们是有罪的。”(9:63-66)伟大阿拉至实的语言。

这些人都是伪信者,而现在人们把他们认为是思想家和稳麦的领导。这些人在反对1400年的众议、1400年的共识、1400年伊斯兰传承下来的权威。这些人拒绝权威,他们拒绝伊斯兰继神圣先知(AS)之后的权威。他们拒绝阿拉的朋友,奥利亚。他们说,没有阿拉的朋友的这回事。没有在先知(AS)之后跟随其他人的这回事。没有托里格提这回事。没有道场这回事,更没有宣誓这回事。他们不理解神圣先知(AS)托里格提的生活方式。他们不领会他在麦加的达路艾热给木和在麦地那的先知清真寺是他的道场。他们不理解每个弟子拿约会来跟随他的每个命令。

他们不理解先知(AS)所描述的阿拉的朋友,他描述他的弟子,当时他在圣训中说,“人们啊!听听这个,要理解这个,要知道这个。阿拉有仆人,他们既不是先知也不是烈士,而先知与烈士期望能像他们那样,因为他们的地位和靠近阿拉的距离。”一个来自偏远民众的贝都因阿拉伯人歪着手来到先知跟前说,“阿拉的使者啊!人类中的一些人,他们既不是先知也不是烈士,而先知和烈士们期望像他们一样,因为他们靠近阿拉的关系!请给我们描述他们吧!”

对于贝都因人的问题,先知的脸上露出了喜悦,他说,“他们是来自这个和那个地方的陌生人。他们出没于不属于他们的这个或那个部落。他们之间没有家庭关系。他们为了阿拉而彼此相爱。他们彼此有着纯洁的情谊。在复活日,阿拉为他们安置了光柱,他使他们坐在它上面,他把他们的脸和衣服转向光明。在复活日,人们很惊恐,但那些人除外。他们是阿拉的朋友,没有恐惧,也不忧伤。”(艾卜达吾德圣训集)

但是今天的互联网、脸书的混乱学者在否认这些阿拉的朋友。让他们否认吧——阿拉是他朋友的捍卫者。他在古都斯的圣训中说,“不论谁是我的卧力的敌人,我都向他宣战。”(布哈里圣训集)让那些憎恨阿拉的奥利亚的人为来自天庭的主的宣战做准备吧。

所以今天的穆斯林相信骗子,却不相信最值得信赖的人,那落实了神圣先知的圣训。如今我们甚至发现,穆斯林从一种新的品种,一种新类型的骗子——甚至不相信伊斯兰的学术学者那获得他们的宗教信仰。但是穆斯林从他们那获得他们的宗教信仰,那些人甚至没念过作证言,甚至不相信赛伊迪纳穆罕默德(AS),甚至拒绝古兰经,穆斯林会去这些人那聆听。聆听那些在西方受过教育、研究圣训和古兰经以及伊斯兰知识的人。不警觉的穆斯林!你怎敢从那些没有信仰的人那获得你的信仰。你如何从那些不接受伊斯兰的人那学习伊斯兰。然而这些都是我们陷进去的深渊。这是人类所见过的最低下的时代。这是这个稳麦所见过的最糟糕的时代。因为从来没有,在1400年里,从先知(AS)时代直到现在,你从来没见过穆斯林从非穆斯林、不信者那里获取他们宗教信仰的。只有在这个时代,我们发现那个谎言、那种混乱,因为这些都是末日的迹象。这些都是最大混乱的制造者——达扎里的迹象。穆斯林必须要明白这个。如果我们不理解达扎里在这儿,那我们要如何对付他。

我们刚过了最伟大的谢赫——尊贵的穆乎印迪伊本阿拉比(KS)的忌日。理解的人们,聆听他的话就能明白形势有多么危险。他说。“当犹太人和基督徒联手,火雨降在高塔上,当远寺(古都斯)被孤立,当权力在妓女手中,当海湾大火熊熊,希贾兹的力量和不信者的首领结成同盟,当星之战中他们的首都在海湾的石油中灭亡,当耶朱者和麦朱者猛然前进并喊叫:血流之河啊,沸腾吧!然后你对独眼——达扎里说:起来吧,现身的时间已经到了!”

我们从达扎里的混乱上祈求阿拉的保护。穆斯林必须醒过来并跑向安全。跑离把你召向恶魔道路的虚假学者。跑离那些把恶魔视作他们谢赫的人。跑离那些把你召向火狱的人。跑向阿拉所爱的那些人。我们的谢赫,剑之主谢赫阿布都克里木克布里斯冉巴尼(KS)说,“火海就要发生了。那些看到的人叫喊着哭到,‘回来。快转身。不论你是什么,离开你自我的生活方式。去叩头,寻求宽恕。你或许会找到安全。没有别的安全。火海就要发生了。’人类仍然在疯狂的跑着,就像努哈(AS)的民族,这会吞噬整个地球。整个世界会陷进去。没有安全。安全只与那些受保护的人一起到来,他们紧抓着先知(AS)。所以先知(AS)对我们说,‘那时的安全是我的圣裔。跑向他们。围着他们。他们就像努哈(AS)的船。你会找到安全。没有别的安全了。’如果我们认真对待这些话……这是非常严重的。这取决于你,你是认真的对待它,还是你只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但是不论谁相信,谁跑,谁或许就能试着找到安全。不相信的人,就没有安全。”

主啊!我们祈求保护。我们祈求待在安全里。我们祈求你使我们和你的朋友在一起,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我们祈求你保护我们免受达扎里的混乱。主啊!看在你所爱的人的情分上,我们祈求你对我们感到满意。阿敏。

尊贵的谢赫鲁克曼艾凡迪的主麻呼图白
伊历1439年4月25日
公历2018年1月12日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21, 2018

我们要怎么知道什么是属于我们的?

我们要怎么知道什么是属于我们的?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问题:谢赫鲁克曼阿凡提说到我们应该要学习‘什么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怎么知道什么是属于我们的?

每位弟子都在寻求穆拉德(目标)。而那个人会将你的机密,属于你的东西给予你,根据你有多想要它。你说你真的想要属于你的东西,那么即使知识是在中国,你会去得到它。但是如果你对知道什么是属于你的感兴趣,但你有些无法跨越的障碍,我们说,不需要去寻求它,无论有什么在你的面前,你必须要做的工作,你拥有的责任,专注于此。

你也许被选上到世界上最好的学校就读,你在最好的教师底下学习。教师会说,‘你会得到这样的训练。你会从这里取得,你会做属于你的事。’现在,要去上学,被学校接受,那不算什么。你必须要上课。要上课也不算什么。 你必须要毕业,你必须要通过。如果你没有找到工作,毕业也不算什么。所以现在,即便我们说,‘我们找到一位导师,’取决于你有多想要属于你的东西。你想要,那我们的模范是谁?圣门弟子。胡图白在说,圣训在说,这些人做了什么?就像圣门子弟他们离开了一切。他们跟彼此没有任何家庭的关联,他们是为了阿拉而喜爱彼此的,这些人是阿拉的朋友。

所以如果这是太大的代价要付出,那无论你的面前有些什么必须要完成,就像我说的,你的家庭,你自己,这个,那个,你必须要负责的这一切责任。每个人都在承担,我不是说当你过来时你不会承担这一切责任。你会承担这些责任,你会在那之上加上其他东西,持续著。对某些人来说代价太过庞大,太过困难,我们了解,我们说,因沙阿拉,没有必要,维持著强大的联系,并继续你的道路。但是要了解到,要维持强大的联系,之后要采纳教导并用在你的生活上。

许多人有在听,但是他们没有真的把教导用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我们不是来这里强迫人们的,我们不是来这里讲任何话,随他们高兴。但是我们不能把他们跟那些只是在听教导的人相比,无论你在实体上是距离我很遥远还是说你就在我的面前,你会听著教导,但你没有把教导用在你的生活当中。那跟那些采纳教导并将其用生活当中的人是非常不同的。一旦你开始那样做,你会开始知道那当中有什么是属于你的。慢慢的。,你会开始往那个目标努力。你会了解到,‘我在这个计画里的地盘在那里?’就如所有的圣门子弟都了解到他们在神圣先知(asws)的道场里有什么样的位置。

希望是好的,因沙阿拉。祈求阿拉给予你容易。al-Fatiha.

谢赫鲁克曼阿凡提
24 RabiulAhir 1439
1月11, 2018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17, 2018

暴君时代就要结束了

暴君时代就要结束了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一切赞美全归阿拉,他是最初的,最后的,显现的,暗藏的,他的力量和权力在一切之上。一切赞美全归阿拉,他派遣了他的挚爱,赛伊迪纳穆罕默德(AS),作为拜希勒和奈则勒,报喜者和警告者。

愿所有的平安和祝福在阿拉特选的使者,圣品的封印,阿拉伯人和非阿拉伯人的领袖,审判日的说情者,引导者的光明,赛伊迪纳穆罕默德(AS)之上,也在他高贵的家人和受祝福的同伴之上,特别是四大海里发,尊贵的艾卜拜克尔逊迪格,尊贵的欧麦尔法如格,尊贵的奥斯曼厄尼和尊贵的阿里穆勒塔子,以及所有跟随他们直到最后一天的人。

穆民啊!信者啊!我们活在末尾光阴的末端。不管大多数人类,不管大多数穆斯林,是相信还是不相信,都改变不了那个真实。阿拉(SWT)已经给这个世界的生命判定了期限,而那个判定的期限几乎快要结束了。这是末尾光阴的末端。这是最危险的时代,已经到来到阿丹子孙的头上。

我们正在接近恶魔和达扎里统治的时代,暴君的统治,将要来到终点,因沙阿拉。我们正在接近神圣先知(AS)圣训的落实。我们的谢赫,剑之主谢赫阿卜杜克里木克布利斯冉巴尼(KS),把圣训的言辞给了我们,他说,神圣先知(AS)说,“在我之后是四大海里发,正统海里发,被正确引导的海里发会来。在他们之后,国王会来。”伍麦叶王朝和阿巴斯王朝来过了。“在他们之后苏丹会来。”鄂图曼苏丹来过了。“苏丹之后者巴比尔会统治一百年。暴君会过来。”

我们生活在暴君的时代。但神圣先知(AS)告诉我们,暴君只会统治一个世纪,一段时间的统治。而那个世纪就要结束了。者巴比尔的时代近了。者巴比尔时代之后,阿拉的统治会再次回来。谢赫艾凡迪说,当神圣先知(AS)告诉圣门弟子那段圣训时,他们哭了:他们为我们而哭并说,“阿拉的使者啊,那个时代永远不会再次回到伊斯兰,来让他们紧握团结吗?”他说,“不,我的一个孙子将会出现,那个人是有奇迹的人。”意思是,他是在手中有非凡力量的人。他不会做普通的事。他会用被给予的神圣力量来移走错误。他说,“给遇见那个人的那些人报喜。紧抓那个人,因为他会是高举先知(AS)旗帜的人。”所以当那个人出现并高念三次,“阿拉乎艾克巴!阿拉乎艾克巴!阿拉乎艾克巴!” 这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在正常工作的一切都将结束。

全世界的信者,在他们心里现在都感觉到暴君时代快要结束了。信者的心开始打开,他们能从内在感觉改变的到来。海里发的香味到处飘散,人们正在醒来去向阿拉乞求他们的苏丹。一百年来,现在我们第一次看到全世界的穆斯林在醒过来并忙于去学习、去理解、去唤醒他们丢失的遗产。穆斯林看着他们的处境说,它不是一直像这样的。我们有荣耀。我们有高贵。我们有庄严。我们是怎么丢失它的?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重新得到它?当他们在调查和询问这些问题时,他们就会找到那个答案:海里发。苏丹。阿拉(SWT)的统治。

自从一百多年前鄂图曼海里发被移除后,穆斯林第一次明白,这个民族需要一个海里发。一百年来穆斯林第一次明白,他们的敌人是谁。现在穆斯林明白内在的敌人已经成为稳麦体内的一种病毒。稳麦在醒过来。稳麦通过学习它的历史在醒过来。稳麦在醒过来,因为他们明白,从书写我们的历史并把它教给我们的敌人那,我们无法学习我们的历史。我们不能从恨我们的人那学习我们的历史。我们必须从造就历史的人那学习。如果我们想要知道神圣先知(AS)的历史,那我们必须从与他有连接的人那学习。如果你想知道苏丹的历史,那我们必须从与那些苏丹有连接的人那学习。如果我们想要知道鄂图曼人的历史,那我们必须从鄂图曼人那里学习。如今稳麦开始学习那个历史,对于我们所拥有的来自我们先辈的遗产,他们开始意识到了。因为鄂图曼人不仅是为了土耳其人,那是为整个人类的。但这是对恶魔的恐吓。

恶魔和暴君明白他们的时代快要结束了。事情会变得更糟糕。事情会变得更疯狂。大达扎里要出现了。但他们也能感觉到穆斯林精神、伊斯兰精神、信仰精神的觉醒。但他们想要扼杀那种精神。恶魔和暴君想在穆斯林内部放置混乱,因为他们知道每次穆斯林强大时,唯一放倒他们的方法,就是通过来自内部的混乱,非体讷。从来不是来自他们能割断的外部。所以恶魔用他的工具来破坏穆斯林的这种觉醒。因为穆斯林对于热爱海里发,热爱苏丹,热爱鄂图曼正在醒过来。恶魔必定会攻击他们。恶魔在利用的,不仅是我们的敌人,他还利用末尾光阴的所谓学者、阿里木、欧莱玛,那些人本该引导稳麦,而恶魔在利用他们导向这种混乱。

信者啊!阿拉(SWT)已经诅咒了末尾光阴的这些学者,他们是恶魔的奴隶。神圣先知(AS)在他的圣训里说:“人们会来到一个时代,伊斯兰除了名字外没什么会留下来,古兰经除了言辞外没什么会留下来。他们的清真寺装饰得富丽堂皇而空无引导。他们的学者会是天底下最糟糕的人。非体讷(混乱)来自他们,并归于他们。”

是的,当然有例外。当然总会有好的被引导的学者,但在今天那些人是例外。因为大多数学者在不停地制造混乱。如果不是一件事,那就是另一件事。如果不是年轻人,那就是老人。如果不是普通人,那就是去高级伊斯兰大学学习的人。如果不是关于圣诞节,就是关于纹身。混乱开始于他们,它也在归向他们。是的,他们是地面上最糟糕的人。

所以恶魔为了他的工作在忙于利用这些学者。今天这些学者在做什么呢?他们忙于把对一切事情的怀疑放在信者中。但特别是因为信者醒悟到海里发,现在他们急着把关于苏丹和海里发的怀疑置于信者中。他们跑去攻击高举伊斯兰旗帜超过800年的人们。他们跑去攻击高举先知的荣耀超过800年的人们。这些邪恶的学者胆敢攻击生死都在继续赛伊迪纳穆罕默德(AS)的使命的那些鄂图曼苏丹。

信者啊!要明白鄂图曼苏丹是被神圣先知(AS)提名表扬的。他在他的圣训里说:“确实,你会征服君士坦丁。那个埃米尔是多好的埃米尔,那支军队是多么雄壮的军队。”(艾哈迈德圣训集)

毫无疑问,那个埃米尔就是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伊斯坦布尔的征服者。毫无疑问,那支军队就是穆罕默德的胜利军队,光荣的鄂图曼军队,他们的队伍是由像尊贵的吾鲁拜提力哈桑那样的英雄组成的。是的,鄂图曼家族被神圣先知(AS)称赞为拥有最好的埃米尔和最好的军队。但现在我们看到欧莱玛被恶魔引导着,欧莱玛有数百万的跟随者,欧莱玛会继续根据讲话对象而改变帽子,或者不是帽子,而是缠头,他们开始令人恶心地攻击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汗。那些人的面容通过阿拉的诅咒变得令人厌恶,他们还胆敢在嘴上提及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的名字。

今天一些戴缠头的人说,“苏丹穆罕默德是个暴君。”哈沙。信者啊——对于这些可耻的话,我们必须知道所说的是什么,那样我们可以确定它是虚假的并站起来反对它。这些所谓的学者,穆斯林学者,逊尼派的学者,都说苏丹穆罕默德解放伊斯坦布尔是错误的。他们宣称鄂图曼人与伊斯兰毫无关系。他们说鄂图曼人压迫人民并绑架他们,强迫他们皈依伊斯兰。更有甚者,他们说苏丹穆罕默德犯下了严重的罪行,当他进入伊斯坦布尔时。他们敢说,穆斯林进入伊斯坦布尔后,他们连续三天在“杀戮,抢劫,强暴,焚烧和奴役。”他们说苏丹鼓励他的士兵去这么做。愿阿拉诅咒那些说谎者。

这些都是编造的谎言,我们知道数百年来,它们是由不信者,伊斯兰的敌人,东方学者编造的,他们一直像那样。不只是一百年,1400年来他们一直在编造这样的谎言。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新鲜的是那些穿着伊斯兰服装的狼,这些所谓的尔林们重复着这样的谎言,并试图把这种毒害传播到穆斯林的静脉里,使他们憎恨他们的海里发。而这些邪恶的学者,他们说苏丹所犯的最严重的罪行是把圣索菲亚教堂变成了清真寺。他犯了那个罪行。亚兹克拉欧逊。他们说,穆斯林应该把圣索菲亚交还给基督徒。这个学者说,“我们应该为这个罪行道歉。”这个学者说,他不会休息,直到在圣索菲亚的屋顶上再次有十字架。数百万人跟随着这个人。是的,阿拉(SWT)在人类章中说恶魔来自精灵和人类。那些说这些话的人,他们不过是恶魔而已。

所以这些学者说,因为这个原因,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汗不可能是被神圣先知(AS)所提及的那个埃米尔。他们在反对学者和奥利亚以众议,那个众议一致认为苏丹穆罕默德汗是符合那段圣训的荣誉的历史。末尾光阴的学者跑离了他们。但这些邪恶的学者也被一段圣训提到了。这些戴着缠头的邪恶学者,被神圣先知(AS)提到了。他说:七万个来自我稳麦的戴缠头的学者,将会跟随达扎里。(艾哈默德圣训集)

信者啊,理解这个真实!征服伊斯坦布尔是人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之一。它标志着罗马统治的结束,伊斯兰统治的开始。征服伊斯坦布尔是一件荣耀和高尚的事件,它赢得了阿拉的喜悦。在穆斯林进入那座城市前的一天,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汗停止了战斗,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和他的士兵一起向阿拉(SWT)做杜阿。在进入城市之后,他骑着他的马,直到他到达圣索菲亚教堂。当他到那里后,他下来礼了两拜感谢拜,感赞阿拉(SWT)的礼拜。之后他看着不知道他们会发生什么的城市居民。他们知道根据欧洲基督教的战时法律,他们全都会被杀掉。但是法提赫苏丹遵循神圣先知(AS)的圣行,以和平的方式留下了城市的居民。

就像法提赫曼克,麦加的征服者,他对他们说,“站起来!我是苏丹穆罕默德,我告诉你们,你们的兄弟和所有在这里的人,你们的生命和自由是受保护的。”他甚至鼓励伊斯坦布尔的居民待在城市里,取消他们所有的税。他坚持公认的元老住在城市里,代表苏丹管理基督教徒的事务。这就是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的真实。这就是伊斯坦布尔征服者的真实。这就是在阿拉的使者(AS)圣训中被提到的那个人的真实。

但是对鄂图曼人的攻击,通过达扎里的代表,那是无休止的。我们发现,今天在土耳其里,几乎一百年来伊斯兰的敌人试图扼杀的鄂图曼精神,鄂图曼人正在醒来。我们看到土耳其人对他们的历史正在醒来,对鄂图曼生活方式的激情再次在他们的胸膛中点燃。但伊斯兰的敌人仍在试图扑灭那束光。现在那些人对土耳其人说,鄂图曼帝国不是一个伟大的帝国,它是一个很小的,地方性的帝国。他们说,“鄂图曼人做了什么?他们没有建立一种文明。他们只是从别的帝国接管了伟大的文明,而不是在那个上建立。他们只是让它衰落了。”他们说,使鄂图曼衰弱的,使鄂图曼终结的就是伊斯兰。这些邪恶的人在说,因为鄂图曼人一直高举着伊斯兰,他们没有科技,他们落后于欧洲。你们这些空脑袋的人!那些人是达扎里的狗!鄂图曼人在当时有着最高水平的科技。这些人,通过他们的精神,他们能把自己一直提升到阿热什。而就是这些人,用科技把第一枚火箭送上了第一层天。欧洲人是如何得到他们的科技的?那在展示你们自己的无知,哦,你们这些狗脸。欧洲通过偷窃,抢劫,强夺和燃烧整个东方的方式才经历了工业革命。他们是如何致富的?因为他们从东方吞食了一切,特别是从印度和中国,他们从那里把它带来。他们是自己人民的暴君。但是你们,你们只是敌人的走狗,达扎里的狗。你们永远不会理解这个。

他们甚至会作补充,宣称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汗是个卡菲尔,他们说,“他的穆斯林属性是受质疑的。”阿拉已经诅咒了他们。神圣先知(AS)说,“苏丹是阿拉在大地上的影子。所以不论是谁使他荣耀,阿拉将会荣耀那个人,而不论谁要憎恨他,阿拉就会憎恨那个人。”这对于面对自己伊斯兰属性的人是再好不过的。肯定地,这些诅咒他们鄂图曼祖父的人,阿拉在憎恨和羞辱他们。

鄂图曼帝国是地面上所看到的最伟大的帝国。鄂图曼帝国统治着亚洲,非洲和欧洲大陆。它是一个由完整的王朝统治的历史最悠久的帝国。鄂图曼人给每块触及的土地带来律法和正义。鄂图曼人不只给穆斯林权利,还给非穆斯林权利。那些恶魔批评鄂图曼人说,他们没有把他们的文化强加给他们所征服的地区。他们说,“为什么我们没有强迫鄂图曼领地的人说土耳其语?”哦,你们这些达扎里的狗,西方的奴隶!难道你们不知道鄂图曼人明白,阿拉(SWT)已经在每个民族放置了不同的机密和荣耀吗?这正是鄂图曼人不实行殖民的原因。他们没有带走你的语言。他们没有夺走你的宗教。他们没有夺走你的荣耀。他们没有剥夺你的文化。他们没有带走你的身份。他们肯定也没有拿走你的财富。难道你不知道鄂图曼人在荣耀阿拉的皇言,他说:奉普慈特慈的阿拉之名。“人们啊,确实我们已经从一男一女上创造了你们,并使你们成为不同的民族和宗派,以便你们相互认识。的确,在阿拉看来你们中最高尚者是你们中最公正者。确实,阿拉是全知的,是彻知的。”(49:13)伟大阿拉的至实语言。

是的,鄂图曼人知道在阿拉看来每个民族都有一个秘密和荣耀——他们跑去滋养并打开那个秘密。他们是伊斯兰帝国。他们是荣耀了圣裔的帝国。他们是苏菲帝国。他们是奥里亚的帝国。鄂图曼人是神圣先知(AS)的继承者。鄂图曼苏丹中的每个人都是阿拉的朋友,每个人都有一个谢赫。那些无耻的人怎敢质疑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汗的信仰,在伊斯坦布尔的门口他对他的士兵说,“我的孩子们啊,我在这里准备好了为阿拉而死,所以不论谁想要作证言,跟着我。”那些毫无价值的人肯定从来没有读过苏丹写的那首诗,上面说,“我会烧了所有的巴格达,我会烧了所有的伊斯坦布尔,如果我仅仅能看到你的一个微笑。”

信者啊!醒过来!醒过来!唤醒你的历史!唤醒伊斯兰的荣耀!唤醒在我们之前过世的阿拉的仆人,我们继承的宝藏!唤醒在等待我们的那份工作。是的,狗会继续狂吠,那是他们的工作。但是正如我们的谢赫所说的,我们的商队会继续。信者啊!唤醒将要到来的好消息,跑去成为即将到来的好日子的一部分吧。

圣徒之王,谢赫毛拉纳穆罕默德纳泽穆阿德勒哈格尼(KS)说,“鄂图曼的旗帜将会升起。没有人能从它的面前经过。结束。每件事都有一个开始和结束。这段不信的时代已经来到了尽头。现在伊斯兰胜利的旗帜,鄂图曼人的旗帜就要到来。这是毫无疑问的。玛莎阿拉,无法无力,唯凭伟大至尊的阿拉佑助。色兰木是来自至仁主的祝辞。(36:58)鄂图曼人将会出现。”

我们必须醒过来,并跑在阿拉的道路上。在这个末尾光阴的末尾,我们必须跑在阿拉的道路上,以便我们取悦众天的主宰。我们的谢赫,剑之主说,“在阿拉的道路上赛跑。”赛跑。比赛做善事。在行善中相互竞争。那是被接受的。知道你的精力在哪里结束。如果你为伊斯兰而奔忙,如果你知道你和哪个人一起赛跑,你知道你的精力快要结束了,你必须能把力量从你那转移到那个人身上。让那个人去背负,说,“这是我时间的尽头。你必须背负它。”那么你就会成为阿拉和他先知(AS)的所爱。

这就是我们通过从阿丹(as)直到神圣先知(AS)的历史所看到的。在神圣先知(AS)之后,我们通过塞尔柱帝国和鄂图曼帝国历史,非常公开地看到所有时代。我们是奥斯曼里,我们是派柯散里,我们是鄂图曼人,我们被异常地荣耀了。阿拉已经用那荣耀了我们。今天很多人把它扔了。也有那么多人在攻击鄂图曼人。他们可以用任何方式攻击。没关系。阿拉使他们高,他们是很高的。我们非常荣耀于高举着他们,我们会把他们举得很高。我们对任何事都没有作用。我们知道那个。他们所做的,让我们去做是不可能的。但至少我们说,“主啊!我们热爱他们。我们热爱他们所做的,因为他们是因为你和你的先知(AS)而去做的。”如果我们高举那个,阿拉会升高我们。如果我们丢弃那个,我们会被我们自己所丢弃。我们通过历史看到,从个人到团体,到民族,到国家,当他们遵守阿拉的命令时,阿拉把他们保持得很高。一旦他们丢弃了,他就从他们身上拿走它,并把它给到另一个民族。

我们必须成为被提名者去说,“我们是被提名者,主啊,试着非常高的举着这个,我们知道我们的力量是我们没有力量。我们是非常软弱的人,非常软弱的仆人。我们寻求你的支持。如果支持能从你那抵达我们,那么我们会是最强大的人。不要让我们从正道上分离。”阿敏。

主啊!我们祈求你的支持。我们祈求你的帮助。我们祈求你见证我们是荣耀并高举阿拉的使者(AS)和他尊贵的圣门弟子以及圣裔的人。见证我们是荣耀并高举着神圣的鄂图曼人,并尝试活在他们道路上的人。主啊,使暴君的时代结束吧。主啊,让迈赫迪(AS)出现吧。主啊,让我们到达那个时代,并使我们和他同在吧。阿敏。

尊贵的谢赫鲁克曼艾凡迪
伊历1439年4月16日
公历2018年1月5日

鄂图曼人是如何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保护自己免受所有这些错误的西方思想影响的?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如果你正确地遵循伊斯兰体制,它会保护你免受一切伤害。它会保护你免受你自己的伤害。它会保护你免受恶魔的伤害。它会保护你免受俗世的破坏。它会保护你免受恶魔体制的伤害。不是宗教的宗教。而是宗教的本体,你理解吗?什么是那个本体?什么是宗教的本质?那是苏菲。泰索五夫。

泰索五夫,苏菲主义,托里格提,总是在教导你要留意敌人。首先是内部的。因为总是内在的敌人会打倒你,而不是外在的敌人,对那些有信仰的人来说。如果你没有信仰,他们可以从外面打倒你。如果你有信仰,对他们来说打倒你是非常困难的。但他们可以从内部打开门,一切都可以被打倒。所以如果你有这些持续的教导,就是要留意恶魔的欺骗和圈套,以及自我和别人的自我,那么它对人们是非常容易的,作为一个团体和帝国都会看到伊斯兰的内部是什么,外部是什么,那是在灵性之外的,它的目的就是要把它打倒。你理解吗?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说,在乃格式班底道统,如果你学它,它会教你如何去统治——原则是相通的。你学习如何统治你自己,管理你自己。那么那时你就可以用相同的原则去统治一个团体,统治一个家庭,统治一个国家,统治一个帝国,一样的。所有的乃格式班底苏丹都是在乃格式班底的谢赫之下学习的。你理解吗?所有的鄂图曼苏丹都是乃格式班底。他们可能在这里和那里有不同的谢赫,来给不同的机密。但是乃格式班底的谢赫总会在那里给他们最初的训练,否则他们不能成为那样。所以你用那样的方式教它,我们很难想象,因为我们现在就得到了。想象一下我们的孩子,如果我们待在这条道路上,如果阿拉给我们时间。想象一下我们的孙子。想象一下我们的重孙。想象一下我们重孙的重孙。想象一百年,不只是新泽西州的一个团体,不只是统治一个新泽西州,不仅是统治美国,你知道我要说到哪里?统治大陆。你理解吗?现在几百年了。现在,再次问那个问题,你理解吗?

所以之后发生了什么?如果它是如此强大,如此完整,之后发生了什么?鄂图曼人倒下后,发生了什么?

首先,那是他们要倒下的时间。每件事都有一个开始和结束。那是他们要倒下的时间。之后发生了什么?除了阿拉的定然在那里,之后发生了什么,因为这是有原因的。你的死是阿拉的定然,但是要如何去死,你有一个选择权。当泰索五夫的教导开始倒下时,特别是在乃格式班底道路里的泰索五夫的教导开始失去控制时。如果人们不看内在的敌人,他们不寻找后世,如果专注不在那里,那你就开始失去了。一直以来,都有点上下波动,但重要的事是当那里有非体讷(混乱),同时那里的混乱是来自内部时,就像我说的,当敌人是在内部时,当叛徒是在内部时,他们被支持,那时他们就开始打破并推倒一切。然后它就在那时会变得更加艰难,你理解吗?

苏丹阿卜杜哈米德汗,他的巴夏靠近他说,“苏丹啊,海里发啊,你是知道的,我们有秘密军队,我们可以把局势扭转到正确的道路,我们一夜之间就可以摧毁所有敌人,我们可以打倒所有来自外部想要消灭你的人,给我们示一下意,我们就去做。”他说,“不,所有的这些都是先知(AS)说过的光阴的末尾将要到来的迹象。都在这里。那段圣训是给我的,他说当那个发生时,你必须下台。”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很多鄂图曼贵族,他们被西方深深吸引着。这是另一回事,鄂图曼不是一个帝国,他们说,“哦,不,不,甚至不要看,甚至不要学习,不要……”土耳其人是土耳其人。土耳其人的意思是,当他们去一个不同的文明时,他们说虽然我们接管你,但我们有很多好的东西在这里,我们要看看用这个能做什么。所以土耳其人去安纳托利亚,成为鄂图曼人,他们从所有领国的影响和文明中获得。当他们去中亚地区,布哈拉,伊朗地区时,他们从波斯人身上获得。虽然是萨法维人,但底色是土耳其的。当他们去印度时,他们称之为莫卧儿,莫卧儿甚至不是一个名字,这是不正确的。他们是否自称是莫卧儿?没有,是英国人这么开始叫他们的,因为他们不想赞美土耳其人。他们称作,他们自己,他们把自己称作什么?他们自称是帖木儿,因为他们来自帖木儿的领地,波斯语里女婿是什么?我忘记了,他们给自己使用了另外的一个词,你理解吗?当他们去中国时,他们所做的,蒙古人,突厥人的近亲,他们影响了中国,你理解吗?他们在那里采纳了中国文明。

所以这再次表明,鄂图曼人没有阻止外面的知识。他们欢迎它。他们采纳它。他们很想知道什么会起作用。他们不是锁国,他们没有对外封闭自己,他们欢迎外人的到来。甚至对他们自己的敌人,他们说,过来吧,我们结束战斗,现在过来吧,让我们建设一些东西。所以那些说土耳其人是因为伊斯兰而不允许这种事情的人,纯粹是一派胡言,完全错误的想法。所以如果没有控制,这会发生什么,之后他们会采取一些措施,这将会完全影响他们。

之后发生了什么?伴随着鄂图曼人,鄂图曼高层,他们在学习,他们学习了那么多欧洲文化,特别是欧洲那时的“启蒙运动”,他们通过把世界其他地区置于完全的黑暗中,来点亮欧洲。这就是民族主义的原则,他们所采纳的所有这些东西,他们完全受到了那个的影响。理解吗?大多数人反对所有这一切,但到了鄂图曼帝国结束时,大多数鄂图曼上层已经改变了方向。我们可以谈论很多事情。共济会进入了,他们影响了一切。他们接管了一切。犹太人在内部,他们接管了一切。所以那就是为什么苏丹哈米德汗说现在时间结束了,我必须要下台。所以就发生了所有那些事情,因为那是该发生的时候。这一切都是给我们的教训。理解吗?

是谁来到苏丹面前要求他退位的?谁来找的他?谢赫伊斯兰来找的他。穆斯林带着一个犹太人来到他跟前,苏丹说,“你怎敢把他带到我面前?他的工作是要做那个,要打倒我们,你在说什么?”他们自己的谢赫伊斯兰。那个谢赫伊斯兰是个共濟會員。那个耶路撒冷,古都斯的穆夫提是个共濟會員。我们说的是很久以前的事,现在想象是什么事情。理解吗?有很大的背叛。特别大的背叛,发生在穆斯林世界,特别是对那些说我们想要分离的人,我们想要独立的人。巨大的背叛。我们可以理解,比如亚美尼亚人所做的。谁是亚美尼亚人?亚美尼亚人是鄂图曼人所爱的一个民族。我们成为执政者,亚美尼亚人在超过一百年的时间里,他们使亚美尼亚人有了很高的特殊权威,特殊的力量,特殊的服饰,因为他们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们把地位和一切给了他们。之后发生了什么?亚美尼亚人生活在苏丹的统治下,他们是好的。自从他们有了影响力,混乱就从外面过来了——亚美尼亚人,谁在支持他们?是俄国人,而俄国人一直想要打倒苏丹和伊斯兰。利用他们,它就开始奔溃了。

同样的事,发生在东欧。哦,结束了。马其顿一直到今天,他们为一个人树立了一个很大的雕像。他叫什么?伊斯坎达尔?伊斯坎达尔贝伊。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英雄。你理解吗?马其顿是一个穆斯林国家。顺便提一下,你知道希腊帕特农神庙,他们展示了古代。那是雅典,对吧,之后他们在那里展示那个圆柱,古老的庙宇?曾经在鄂图曼人的统治下,他们把那个变为清真寺,你知道吗?他们把它转变为一个清真寺,你不知道自己,因为这是鄂图曼人所做的,伴随着通晓灵性,因为他们说,我们必须接管那个,在那里有一个不同的秘密。所以马其顿人说我们不喜欢这些土耳其人。他们背叛我们,对我们来说他们是暴君。我们喜欢我们自己的欧洲兄弟。尽管他们不是相同的宗教,但我们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有相同的肤色,相同的血统,而那个鄂图曼帝国的叛徒,伊斯坎达尔,作为一名穆斯林,他被升高了,他变成一名基督徒,成为他们的民族英雄。理解吗?东欧国家,同样的,波斯尼亚人,一样的,今天所有的国家在左右摇摆,他们制造了背叛,他们背叛了,理解吗?那么多阿拉伯国家,一样的。当英国人到来时,每个人都非常激动,因为那时每个人都把英国人视作解放者。真的。阿拉伯人,东欧人,北非人,他们都在看着英国人:他们是解放者,会从土耳其暴君的时代中解放我们。他们在支持着。那就是为什么恰纳卡拉战役会很快到来的原因,在加里波利战役中,大多数军队在战斗,他们是土耳其人。一些切尔克斯人,这里和那里的一些很少的人,大多数是土耳其人。因为他们说我们不会帮忙保卫。保卫什么?我们不会帮助保卫伊斯坦布尔,海里发的宝座。

这是英国的,欧洲的计划,是要打倒海里发,要打倒伊斯兰,你理解吗?就像所有的穆斯林一起过来干掉教皇。这种形势,如果教皇在统治整个欧洲,你会看到基督徒,他们不会在乎,只会离开。就像那样,完全就像穆斯林所做的。因为他们看到那时候,谁是策划者——这没有被讲到,我只是最近才发现了它。谁在精心策划,规划所有这些针对恰纳卡拉的战役?是英国方面?谁会呢?

丘吉尔。那么多人在赞美。那么多穆斯林国家在赞美。他们说他是一个伟人。他失败了。你理解吗?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伊斯兰的历史,我们不知道我们最近的历史。这也是伊斯兰的历史。当你不知道时,你要如何把两者放在一起,之后你要如何知道谁是你的朋友,谁不是你的朋友。你要如何知道?用你的心?你的心是肮脏的。它被你的欲望和你从这个世界上想要的东西给污染了。你以为你会知道?阿拉使它为我们变得非常重要,通过在尊贵的古兰经里提到以前稳麦的历史,过去的民族的历史去了解那个历史。我们为什么不学习?你理解吗?不是吗,如果他们想要我们学习我们的任何历史,他们说回到伊斯兰的辉煌时期,阿拉伯帝国时期。谁?伍麦叶王朝?当然,伍麦叶王朝做了很多好事。但伍麦叶王朝,他们也搜捕圣裔,并杀害他们。看看伍麦叶王朝,看看阿巴斯王朝,黄金时期。阿巴斯王朝。哦,阿拔斯王朝。真的吗?阿巴斯王朝,那时候甚至连圣徒都羞于看巴格达。他们追逐这个世界的欢乐和宝藏是多么厉害啊!

(谢赫问一个弟子):难道我没有问你那个任务,你懂点儿了吗?尊贵的阿卜杜嘎迪尔吉拉尼去巴格达,他摇了摇头,转身回去了。你知道这个吗?不,你不知道。他转身回去了。他的谢赫阻止了他,说不要那样做,你必须回去。但他们却教导我们说,那是黄金时期,或者安达卢西亚是黄金时期。穆斯林,犹太人,基督徒和睦相处。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从一开始就生活在一起,从先知时代开始。有什么特别的?但他们没有提到鄂图曼人。600年消失了。消失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没说鄂图曼人是完美的。完美究竟是什么呢?你理解吗?但你不能想象他们所做的,我们没有看到,我们无法想象。

很多次,如果你想要去理解它,但历史是由那些恨他们的人所写的。你要如何去理解?你要说什么。你在任何书里所读到的关于苏丹和海里发的任何事,特别是用英语写的,它们除了不光彩的事情外什么都没有。你会做什么?你要学什么?就像呼图白……谁听呼图白?不要担心,没关系。或许你该稍微听听呼图白。因为有时候来自这个呼图白,或者上周的呼图白,或者上周的教导在建立一些东西、进步。你知道也是有计划的。

无论如何,我们需要思考一些东西。所有那些发生的事导致了今天的此刻所发生的这些事。你没有试着去理解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如何去行为,那时你会感到混乱。祈求阿拉保护我们远离混乱。陶菲格来自阿拉。法提哈。

尊贵的谢赫鲁克曼艾凡迪
伊历1439年4月18日
公历2018年1月5日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17, 2018

不可动摇的信仰带来胜利的力量

不可动摇的信仰带来胜利的力量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一切赞美全归阿拉,众世界的主。一切赞美全归阿拉,至仁至慈的主。一切赞美全归审判日的主。一切赞美全归阿拉,他是把说情的荣耀给予他最喜爱的使者,赛伊迪纳穆罕默德(AS)的主。

愿所有的平安和祝福都在引导之光,使者的伊玛目,寻求者的向导,最初与最后的主人,被拣选的先知,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AS)之上,也在他高贵的家庭和被祝福的弟子之上,特别是四大海里发,尊贵的艾布拜克尔逊迪格,尊贵的欧麦尔法鲁格,尊贵的奥斯曼厄尼,和尊贵的阿里穆勒塔扎,以及所有跟随他们直到最后一天的人。

穆民啊!信者啊!欢迎你们来到这个主麻日,伊历六月的第一个主麻。在这个对穆斯林来说是节日的日子里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在这个信者聚集的日子,在这个为了让他们来聆听并采纳建议,对他们的主变成更好的仆人的日子。

阿拉(SWT)在尊贵的古兰经中说:以普慈特慈的阿拉之名。如果阿拉援助你们,那么,绝没有人能战胜你们。如果他弃绝你们,那么在他(弃绝你们)之后,谁能援助你们呢?叫信者们只信托阿拉!(3:160)阿拉至实的语言。在另外一节经文中,阿拉(SWT)说:以普慈特慈的阿拉之名。少数的部队,赖阿拉的佑助,往往战胜多数的部队。阿拉是与坚忍者同在的。(2:249)

信者啊!毫无疑问,今天的穆斯林已经到了伊斯兰有史以来最低的低谷。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到了神圣先知(AS)曾经描述过的贾巴比勒(暴君)的日子。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到了那些日子,敌人们攻击穆斯林就像人们在宴席上掠夺食物一样。所以我们发生了什么?穆斯林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才让我们到了这个最低的低谷?

为了让我们理解这个,我们必须看那些在我们之前来过的人们,去看看他们是怎么生活的,他们是怎么对待阿拉和伊斯兰的,他们是怎么为伊斯兰而活的,他们把穆斯林带到了哪个情况。如果我们看看伊斯兰的历史,从阿拉的使者(AS)的时代直到最后海里发的时代,我们一遍又一遍看到的是没有物质财富,没有地位,在世俗中没有优势的人,他们被阿拉(SWT)给予胜利和支持。为什么?因为他们信仰阿拉,信仰使者,他们服从他们的被正确引导的领袖。因为他们拥有一个他们不会出卖的信仰。他们有一个依其而生活的信仰,一个他们准备为其而死的信仰。因为那个信仰,他们能够做令人吃惊的,历史至今仍然无法理解的事情。甚至当每个人在笑话他们时,甚至在这个世界说他们是疯子时,伴随阿拉(SWT)的援助,他们使这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他们一直走在随拉特穆斯泰给穆(正道)之上。

看看百德尔。313名圣门弟子对抗1000个敌人。但是他们拥有一个不可动摇的信仰。因为那个信仰,他们获胜了。他们拥有对阿拉的信仰,他们拥有对使者的信仰,他们顺从并服从阿拉的使者(AS),因为那个信仰和顺从,他们获得了胜利。关于他在百德尔送来的援助,阿拉在尊贵的古兰经中描述说:以普慈特慈的阿拉之名。当时,你们求援于你们的主,他就答应了你们:“我要陆续降下一千个天使去援助你们。阿拉只以这个答复向你们报喜,以便你们的心境因此而安定。援助只是从阿拉那里发出的。阿拉确是万能的,确是至睿的。”(8:9-10)

在壕沟战役期间,当古莱什和阿拉伯其他部落为了摧毁伊斯兰而组成巨大联盟,向麦地那进军时,神圣先知(asws)和圣门弟子在城外挖了一条壕沟。当他们挖的时候,那里有一块巨石,没有人能打碎。所以神圣先知(asws)拿了尊贵的波斯人塞勒曼的镐,开始击打那个岩石。圣训告诉我们说,通过念“比斯敏俩”,他打了岩石。岩石的三分之一破碎了。他说,“阿拉至大!我被给予了大马士革的钥匙。我以阿拉发誓,现在我看到了大马士革的红房子、城堡和宫殿。”之后,他再次念“比斯敏俩”!用镐再次打了那块岩石。岩石的另外三分之一破碎了。先知说,“阿拉至大!刚才我被给予了波斯的钥匙。我以阿拉发誓,我看到了胡斯鲁的城市马达因和它的白色庄园!”之后,他再次念“比斯敏俩”!用大锤击打了那块岩石,岩石的剩余部分成了碎片。先知说,“阿拉至大!我被给予了也门的钥匙。我以阿拉发誓,现在我看到了萨那的大门。”

信者啊!对此稍微思考一下。这时的穆斯林只是一个小社区,很小,没有任何财富,没有任何力量,试着要在麦地那生存。他们不断遭到邻居的袭击。他们的生存依然是个很大的问题。然而神圣先知(asws)对他们说,他看到大地上最大的超级大国的中心被他和无助的穆斯林小团体所征服。不论先知说了什么都是真实的。所有这些城市在尊贵的欧麦尔和奥斯曼时代被征服了。所有这一切都是可能的,因为信者对阿拉和他的先知有一个毫不动摇、无所畏惧、永不改变的信仰。神圣先知(asws)对尊贵的伊本阿巴斯解释那个信仰说,“年轻人啊,我要教你一些话。你要觉察阿拉,他就会照顾你。觉察他,你就会发现他就在你身边。如果你祈求,就祈求阿拉。如果你需要帮助,那么就从阿拉那寻求。要知道如果整个世界聚在一起帮助你,他们不能帮助你,除非阿拉已经这样定夺了。如果整个世界聚在一起伤害你,他们不能伤害你,除非阿拉已经这样定夺。天笔已被提起,书页都干了。”

这个信仰的皇冠也被放在受祝福的鄂图曼帝国苏丹的头上。他们就像山脉一样高大坚强地站着面对每一次挑战,而他们唯一的使命是跟随神圣先知(asws)的脚步,并行走在阿拉的奥里亚的影子里。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取得惊人的不可思议的东西。从被奥斯曼加齐控制的安纳托利亚的小小区域,他们成了东西南北的统治者。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因为他们总是有一个计划,总是有一个目标。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为他们自己而活,他们总是为阿拉而活。看看苏丹穆罕默德法提赫汗所做的。从他孩提时起,他的目标就是为了实现神圣先知(asws)的那段圣训,成为被赞为君士坦丁征服者的将军。为了做到那个,他们必须使他们的舰队进入博斯布鲁斯。但是由于拜占庭的防御,进入那个水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说了什么?他说,这太难了,我做不到。这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应该放弃。不。他说,如果舰队不能穿越水域,那么它们应该穿越山脉。那些鄂图曼士兵,把整个海军运过了山脉。怎么样?在阿拉的帮助下,在他先知的帮助下,在奥利亚的帮助下。

我们即将进入那个日子,我们将会纪念被奥里亚称为第二次百德尔战役的日子。那天全世界都凑在一起过来,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摧毁伊斯兰。那是穆斯林放弃他们的海里发,打破他们对苏丹誓言的时候。信者啊,是什么日子?恰纳卡拉战役。我们的谢赫,真正的鄂图曼人,剑之主谢赫阿卜杜克里木克布里斯冉巴尼,在教导我们恰纳卡拉时说:

他们带着超过525000名士兵过来,想要通过恰纳卡拉,加里波利。伊斯兰的士兵在那里使他们所有人都感到惊讶,这是他们做了所有盘算的最后区域,他们说,“现在结束了。我们来到了终点。我们会从这里通过,伊斯坦布尔会不复存在。”归信阿拉和他先知(AS),并顺从阿拉和他的宗教的人,他们的意志和生活已经站了起来,他们的所有计划都沉入了那片水域,那些士兵用他们自己的鲜血淹没了他们,给整个世界上了一课,从那时到现在永远不要认为伊斯兰会被轻易的推翻。那是不可能的。它现在看起来是倒下了,因为不警觉的穆斯林到处都是。但是它没有。还有其他一些像那些为了阿拉和他的先知(AS)牺牲生命的士兵那样的人在坐着等待。在那个战役中,253000名士兵牺牲了。253000个麦赫买,小麦赫买,用奉献他们的生命来荣耀他们对阿拉,对他的先知,他海里发的承诺。

信者啊!他们在哪里,我们在哪里?伊斯兰的历史还没有结束。伊斯兰的历史仍然在书写着。伊斯兰的崛起还没有到来。奥图曼的回归还没有到来。迈赫迪(AS)的至大词还没有到来。我们有机会成为那个历史的一部分。我们有机会唤醒那个沉睡的传说。但是我们无法想象,我们只是说,是的,我要在那里,我们会去那里,不。这是有条件的。阿拉(SWT)在尊贵的古兰经中说:你以为,在没有经历前人所经历的考验之前,你就可以进入天园吗?

他们遇到过苦难和艰难,他们在精神上所受到的磨练,甚至连使者和那些与他在一起的信者都哭着说:“阿拉的援助什么时候(才会来)?”啊哈!胜利,阿拉的援助总是临近的!

愿阿拉的援助过来推翻压迫和不公正,以及正在袭击这整个世界、穆斯林、基督徒、犹太人、信者和不信者的暴正。因为这场战争将用灵性作斗争,而那些有相同灵性的人,不管他们的种族或者他们的宗教是什么,他们会聚在一起。我们会成为信者。这不再是贴标签的时候。这不是为了任何头衔的时候。这不是为了任何宣言的时候。这是内心和在内心中的东西要说话的时候,这是给这个世界的暴正带来终结的时候,这是给这个世界的压迫带来结尾的时候。对于整个世界,对于信者和不信者,这个阿拉swt已经给了百年之久的不义、压迫,将要结束了。我们会被考验。不要忘记。如果我们想要成为圣门弟子那样的人,如果我们想要成为鄂图曼那样的人,如果我们想要成为恰纳卡拉英雄那样的人,那么我们会被考验的。而那个考验,是信仰的考验。唯一通过那个考验的方法是和信仰的人们同在。对我们来说,唯一通过这个考验是待在这个集体里,待在我们谢赫的联谊里,剑之主谢赫阿卜杜克里木克布里斯冉巴尼,否则在此之外的都只是混乱。在你知道之前,要思考你是在随拉特穆斯泰给穆(正道)上,我们已经偏离了。伊斯兰的历史在被书写。鄂图曼的历史在被书写。迈赫迪(as)的历史在被书写。我们必须举意成为那个历史的一部分,成为唤醒沉睡传奇的一部分。阿敏。

尊贵的谢赫鲁格曼阿凡提的主麻呼图白
伊历1437年6月2日
公历2016年3月11日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17, 2018

坚定的信仰和坚定的恰纳卡拉的烈士

坚定的信仰和坚定的恰纳卡拉的烈士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我们从我们的谢赫那寻求支持,剑之主,索黑布赛依夫,谢赫阿卜杜克里木克布利斯拉巴尼,那个现在在卡夫山里的人,他在为那个将要在末尾光阴来临的大事件而准备着,我们也在准备着。大事件发生过,百年前,一个大事件也很快就要发生了。那个发生过的大事件是什么?今晚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的主啊,你给我们见证,我们是纪念你所爱之人的人,我们在纪念你所爱的人,那些为你,为海里发,为伊斯兰而放弃他们生命的人。也许数百万或数十亿人都没有去纪念和理解,没有给予他们以价值,我的主啊,请接受我们卑微的服侍。凭借着我们在纪念的我们的谢赫的吉庆,我们在理解并请求在我们之前逝去的,为了你,我的主和你的先知而奉献他们生命的人们的援助,为了伊斯兰而奉献他们的生命。我的主啊,给我们一点他们那种信仰。这样在将来的日子里,我们也许会奉献生命,也许会为了你而牺牲一切。愿它能被接受。印沙阿拉。法提哈。

恰纳卡拉战役夺走了250000条生命,穆斯林的生命,穆民,麦赫买,小麦赫买。麦赫买是什么意思?他们过去常把奥图曼的士兵叫做麦赫买,小穆罕默德。穆罕默德是先知(asws)的尊名。奥图曼人有崇高的礼节。他们有天堂的礼节。他们说自己非常普通,或者他们把某人称为先知(asws)的全名。因为那名字如此神圣以至于当你说穆罕默德(asws)时,你必须给那个名字说色俩目。今天你看到这么多人在用这神圣的尊名,但是它被使用在非常不神圣,非常低劣的情况下。我们也听到人们用那个名字互相咒骂。我们看到那尊名被写在卖匹萨,卖各种杂碎的商店前面。

但是奥图曼人有天堂的礼节。他们有天堂居民的艾代卜。虽然神圣先知(asws)说过,“如果你把我的名字给你的一个家庭成员,你的一个子嗣的话,保护就会降临你的家庭。”神圣先知(asws)不止有一个名字。他拥有很多名字:艾哈迈德,穆罕默德,穆斯塔法,这些都是他的名字。在赞圣经里,他有200多个名字,他被赋予了诸多的名字和头衔。所以穆罕默德是他诸多的名字之一,当我们讲小麦赫买时,我们就指那些名字,小的名字,那些在先知(asws)道路上,像先知一样奋斗的人。

所以那些士兵,那些麦赫买,250000个在加里波利,恰纳卡拉战役中壮烈殉教,我们的谢赫,愿阿拉把他的品级提升的越来越高,他也是一名烈士,就像在他之前的那些烈士一样。愿我们在生命终结时也被授予那个头衔。他说,当他拜访那地方,恰纳卡拉时,海里发的士兵就在那儿,敌人也在那儿,那不是100米的距离,不是50米的距离,而是差不多10米。他们在战斗,并且牺牲了自己。谁是这些麦赫买?他们是那些人,特别是土耳其人,库尔德人,切尔克斯人,一些可能是从巴尔干来的。他们是海里发的士兵。他们并没有带很多武器、子弹、食物和补给就奔赴了沙场,但是他们有信仰。他们有那种你在今天的人们身上不能找到的信仰。他们有你从今天高呼要为伊斯兰和阿拉(swt)而战的人身上无法找到的信仰。因为那些人,很多次他们都没有军火补给。

你看这个,(和卓指着道堂墙上挂着的一把弯刀)。这个是刺刀。这个刺刀是我们兄弟找来的,感赞阿拉,他在寻觅,他在试图为谢赫阿凡提找到些什么,它经过我们的手。这是恰纳卡拉时期的刺刀。它属于那里的一位崇高的战士。它在易贝上被拍卖。他看着说,“我必须为了那些穆斯林(烈士)买下它,这样我们就有物质的东西能提醒我们那些人是谁。”

那些士兵没有军火供应。军士多次告诉他们拿那边的刺刀,把它固定在来福枪上去战斗。敌人就在前方,他们有超过50万人,他们是从世界各地集结来的军队。也有穆斯林世界的士兵,那些穆斯林士兵被英国人愚弄。那些穆斯林战士过来发现他们不得不和海里发战斗时,已经太晚了。他们说,“我们不能打。”但已经太晚了,他们说,“你最好去战斗,否则我们会杀了你们。”

他们是被从印度带来,他们误导了那些士兵。他们说,“我们要去伊斯坦布尔,从德国人手中援救海里发,他们挟持了他。”那些士兵相信了。我知道有一些,感赞真主,从东南亚来,马来西亚,新加坡地区,当英国人征兵时,他们反抗了,为此他们被处决,被绞死。他们也许会被算作烈士,恰纳卡拉的烈士。他们说,“我们宁可死也不会对抗海里发。”所以,其余的穆斯林发生了什么?

他们背叛了海里发。他们倒戈了。整个阿富汗,阿拉伯,他们不只是背弃,不援助海里发。他们甚至帮助敌人通过他们的土地,通过也门,通过所有其它地区来伊斯坦布尔推倒海里发。世上从未有过如此的情形,整个世界集结起来对抗一个国家,一小片区域。28处前线,奥图曼人在战斗。过来的敌人超过50万。他们过来时带着最新的科技、武器以及军火。嗯,他们连一英尺的沙子和土地都拿不到,跨越博斯布鲁斯海峡来到伊斯坦布尔来推翻它。因为那些麦赫买献出了生命。

他们不是献出他们的生命,好好理解这个,这是剑之主的话,这是真理的言辞,他们不是为土耳其而献出的生命,他们并不是为民族而牺牲。他们不是放弃生命,那些男女,因为有很多妇女也加入作战。是的,许多妇女,年轻的,年长的,祖母们,她们也加入了战斗,她们去战斗,然后倒下,她们说,“阿拉(swt)。”许多人没有裹尸布就下葬了。他们就那样被埋葬在那片土地。所有这些人,他们为海里发而战。他们为阿拉(swt)而战。他们为神圣先知(asws)而牺牲。他们为宗教牺牲一切,为了伊斯兰。

他们向前进,因为没有任何军需补给,他们只是向前进。他们前进,然后被射倒。下一个人补上,又被射倒,再下一个,再下一个,再下一个。直到他们组成一面人墙,阻止了敌人的前进,敌人感到恐惧,他们说,“这些人是谁?这些阻止我们的人是谁?”

夜晚停战的时候,当一切都停止时,这些士兵,麦赫买,无论他们有什么食物,因为他们知道,一些敌人就在那边,他们没有食物,他们把食物扔进水里去给敌人吃。他们的奉献是为了阿拉(swt),为了伊斯兰。伴随着阿拉(swt)的力量和他的援助,敌人没能通过那里,没有能推翻海里发。如果他们推翻了海里发,他们就摧毁了伊斯兰,就摧毁了逊尼派。

伊斯兰不会被消灭。是的,我们理解这个。但是信条,惯例和生活方式可以被消灭,正如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些牺牲他们自己生命的人,没有牺牲他们生命的人,那些男女,他们并不是为建立一个现代的,调和的伊斯兰而献身。他们不是为国家主义而献身。他们奉献生命,不是为了让男人可以抛弃他们的责任,不表现得像一个穆民。他们奉献他们的生命,不是为了让女人去掉头巾和面纱,在街上到处跑,变得像西方人一样。那就是他们在作战的原因,阻止所有的影响过来!

那些在称赞“那个人”的人,说在恰纳卡拉,他是英雄,因为他的关系,他们阻止了所有这些西方人过来,他是比他们更像西方的人。嗯,所以你阻止法国人过来,但是你变得比他们更像法国人了。这就是他在人们内部放的东西。因为奥图曼的敌人明白,“我们必须把他们的头扳下来。如果我们不把他们的头扳下来,特别是那些土耳其人,他们非常强大,他们有强大的信仰,如果我们不扳下他们的头,我们就不能继续推进我们的计划。我们就不能占领库尔德,巴勒斯坦。我们就不能使穆斯林的这个统一的稳麦,分裂为四十个,五十个部分。”谁知道呢,也许今天达到了七十个民族。穆斯林谈论着团结。我们曾有过团结。我们曾在海里发的统治下有过团结。在1300年的历史长河中我们有团结。我们现在没有了。但是他们说,“我们必须用其它东西来团结。”不,你不能。你必须用海里发来团结。

所以那些人牺牲了自己。不是为他们而牺牲。是为了我们。如果他们不牺牲自己,今天我们就不会有伊斯兰。逊尼派的信条就会结束。这就是为什么奥里亚说,“那些人,他们不是圣门弟子,但是阿拉(swt)给他们的品级很接近圣门弟子。就像圣门弟子,但不是圣门弟子,因为恰纳卡拉之战是一场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就像巴德尔战役一样。它非常重要,它决定了伊斯兰将走向何方。”在巴德尔战役中,就像谢赫阿凡提所讲,不要认为神圣先知(asws)以及圣门弟子去麦地那的时候,当他们听到多神教徒要来进攻他们并拿走一切的消息时,他们会很亢奋就投入战斗。不要那样想。不要那样去相信。那是不信者的理解方式,你读了那么多种方式,那么多不同的书,你会去相信。但不是这样。

他们知道多神教徒要来了。神圣先知(asws)什么都没有说,正如他在麦加多少年什么都没有说那样?十年?在麦加的十年中,他的追随者被放入油锅中,被分尸,被拷打,被杀害。他们所有的财产都被剥夺,一切都被摧毁,穆斯林和神圣先知(asws)未曾抬手去阻止他们。他没有。因为阿拉(swt)命令他的先知(asws),教他们服从,教他们忍耐,教他们信仰,教他们如何去牺牲,以及为什么去牺牲。当他们去麦地那,当他们听到多神教徒要来的时候,他们跑去看神圣先知(asws),他们问到,“阿拉的使者(asws)啊,我们现在不应该保卫自己吗?我们丢下一切来到这里。”

神圣先知说,“不,我们不能。我们还没有被给予命令。就像所有人一样,我也是阿拉(swt)的一个仆人。阿拉(swt)还没有给我命令,我们不会去战斗。”

“但是他们来了,阿拉的使者啊!”

“让他们来,”他说道。他说,“让他们来。”

“会发生什么,阿拉的使者啊,如果他们过来袭击我们的话?”

“那么我们会成为烈士。”

阿拉(swt)在考验他们。不要认为这很简单。不要认为那是很简单的去说,我是穆斯林,我是穆民,我想为了阿拉而活和死,是很简单的。愿阿拉(swt)不要以此来考验我们。但是我们祈求阿拉(swt)给我们那样的信仰。因为现在,神圣先知(asws)等待再等待,依据阿拉(swt)的命令。那些人,他们坐下服从了,他们变得忍耐,他们相信并准备去牺牲,他们准备要去死了。当这个时刻来临时,先知(asws)看着,他看到他们中的每个人准备牺牲一切,不是为了他们的母亲,不是为了他们的父亲,不是为了他们的土地,不是为了他们的财产,不是为了他们的血缘,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阿拉(swt)和他的先知,当他们准备好时,然后那时神圣先知(swt)说,“现在,我们可以战斗了。”

阿拉(swt)给了那个命令,“现在拉出你们的剑和矛。但是要知道,是阿拉在取他们的性命。你只用去战斗。”不要认为他们都有剑。他们没有剑。很多人手里只有木棍。很多人只是拿石头去战斗,对抗谁?多神教徒。

再一次,他们在人数上被超过了。百德尔战役中有313个穆斯林战士。而不是几千人。来到麦地那的人很多。有超过700名弟子过来。剩下的人发生了什么?剩下的人说,“哦,你想战斗?好吧。我们去准备一下。”或者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不理解,又或者他们在自欺欺人,他们偷偷溜到某处,躲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战斗即将发生,他们就背离了先知(asws)。他们是伪信者。因为他们说,“哪怕我们去战斗,赢得这场战役是不可能的。我们会失败。所以让我们躲起来。”那时,如果穆斯林战败,而敌人过来的话,他们会说,“不,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传述说,神圣先知(asws),谢赫阿凡提说,在百德尔战役中,他们只有两匹马。有超过1000名多神教徒,313个伊斯兰的勇士,伊斯兰的雄狮。是的,他们一边战斗一边喊,“阿拉!阿拉!宗教!宗教!”就像恰纳卡拉的士兵在做的那样。他们没有喊,“土耳其,土耳其。”他们没有喊,“我的母亲,我的父亲。”他们没有喊,“我的土地。”他们没有喊,“我的孩子。”他们没有喊,“我的银行账户。”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喊,“阿拉!阿拉!宗教!宗教!”他们念着则克尔出征,像勇士一样献出生命,像百德尔战役中的烈士们在做的一样。如果他们在百德尔战役中输了,伊斯兰就不会存留那么久。

同样的,如果敌人过来推翻了海里发制,不信者会进来推翻海里发制,我们就不会再拥有这个宗教。所以,那些反对则克尔的人,你对此怎么看,嗯?你对此要说什么?

那么多人为了阿拉而投身战斗,他们在呼喊,阿拉!阿拉!阿拉!伴随着那个动力,伴随着那个力量,他们勇往直前,他们已经不再是来自这个世界,无论如何。一旦你进入那种状态,我们是怎么说的,一旦你进入那片领域,进入那种理解,进入那种感觉,他们会提升你。你不再是来自这个世界,你会去那里,你会战斗,你是如此的接近阿拉。你想要和阿拉在一起。你进入那里不是要去活着。你进入那里是要去死!这就是恰纳卡拉的烈士们所做的。他们去那是要为阿拉牺牲生命。他们不是去那里制定大的计划,认为当他们凯旋时,会接受飘满彩带的检阅。他们去那里知道他们会把阿拉给他们的归还回去,他们将把阿拉赐予的生命还回去,为了伊斯兰的荣耀。

在一些家庭里,他们不止奉献一个儿子。有些奉献了两个,三个,四个,五个。谢赫阿凡提遇到一位妇女,她看起来是那么庄严的妇女,她说,“是的,我奉献了我的儿子们,我有五个儿子,他们全都牺牲在那场战役中。”她又说,“如果我有一百个儿子,我仍将把他们送出去。”那些是天堂里的母亲。那些是天堂在她们脚下的母亲。她们脚下不是今世。她们手里没有今世。她们心中没有今世。是那些母亲。不是今天的母亲,她们在崇拜她们自己的儿子。她们在崇拜她们的丈夫。她们在崇拜今世的功名利禄,之后,当他们看到她们所爱的人要接近伊斯兰,紧紧追随某人时,她们说,“不。我命令你服从我,因为天堂在我脚下。”不是这样的母亲。这种母亲,火狱在她们脚下,在烧灼她们!相信我。

那些母亲为了阿拉(swt)而放弃了一切,她们也在给她们的孩子讲述阿拉和他的使者,还有他的圣徒,她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她们不让孩子们崇拜自己。有那么多母亲在让她们的孩子崇拜她们。这是错的。阿拉(swt)和他的使者(asws)是第一位的。当你那样时,一切都会平衡。那时你将会用应该的方式去爱你的母亲,爱你的父亲,你的兄弟,你的姐妹,以及世间的一切。当你有对阿拉和他先知的爱时,对其它东西没有爱是不可能的。那时你对阿拉所创造的一切都有爱。是的。但如果你对阿拉和他的先知没有爱时,那你的爱将成为虚伪的,成为偶像崇拜。这是错的。当然,一定是这样的。

这儿也有一些愚蠢的人,我从这儿或那儿读到,他们说自己属于教团,他们在跟随。但是他们说:谢赫只是人们给的一个头衔。因为他们爱那个人,所以就给了那头衔,但是爱你的谢赫胜过你的父母是错的,可兰经是这么说的。我说这个人没有脑子。这个人怎么了?谢赫是谁?你认识一名谢赫?你知道那人是奥里亚?你知道他是圣徒?那你要明白,那个人是先知的继承者。他是先知的代表。神圣先知(asws)对尊贵的欧麦尔说,“如果你爱我没有胜过你爱自己以及其余一切,你还没有达到全美的信仰品级。”那些人,那些父母,他们爱阿拉,他们爱先知胜过他们对他们的孩子和其余一切的爱。

那么多不寻常的事情在圣战中发生,当然。发生了那么多的奇迹。一大片云过来带走了很多士兵。发生了那么多不寻常的事,因为有那么多圣徒也参加了战役。我们的祖师也在场。我们的祖师,愿阿拉圣洁他的机密,并提升他的品级,他有一位并没有太深信仰的指挥官。当我们的祖师在礼拜时,一枚炸弹过来落在他的旁边。他丝毫不为所动。除他之外的其它东西都被摧毁了。他的指挥官看着他说,“我不是那么信阿拉(swt),但是我信你。”因为这个,他更接近阿拉(swt)了。

那么多不寻常的事发生了。那么多圣徒在那里。这些人是圣徒,逝去了。这些人,烈士们,如果每个人都理解什么是烈士,什么是谢黑德,殉道者,那些人为阿拉(swt)牺牲了生命,阿拉说,“其他每个过世的人,是死亡天使来取他的命。但当烈士为了我而牺牲他的生命时,是我来取他的命。”伟大庄严的阿拉(swt)过来拿走他的生命。阿拉(swt)把那么高的荣耀给了那个人,那个烈士说,“我的主啊,如果你让我许个愿,我愿自己返回大地再次为你而死,那么我就可以获得你在取我命时候的甜美。我愿重新降生在这个世界,返回一千次,这样我可以死一千次,你可以取我的命一千次。”

恰纳卡拉战役中的烈士,阿拉(swt)爱着她们,他们爱着阿拉(swt)。参战的男女以及他们的家人为了阿拉,为了先知,为了海里发而牺牲了一切。他们没有说,“我的儿子啊,你不应该去外面,那里冷,至少你要穿一件夹克。我担心你会着凉。”他们没有说,“我的儿子啊,来我身旁,不要和那些男人待太久。”“我的儿子啊,”一些人说,“好的,你应该像个女人,你的一切感受都必须表露出来。你不能着凉。外面冷。你不能不表露自己的情感。”

有一个男的,他还不是一个男人,那时他还是个男孩儿。他是那场战役的一个士兵。他的名字叫阿里。阿里,当他参加那场战役时,他非常年轻。如果你看到恰纳卡拉战役的一些士兵,他们是非常年轻的。他们是男孩儿,十二三岁,他们看着很像。当阿里过来时,其他士兵取笑他,他们在戏弄他。他们稍微取笑了他一下,他的指挥官也取笑他,因为他把海纳撒在头上。他们都取笑他。因为你知道,在穆斯林的文化里,当他们结婚时,你撒海纳,一些人把海纳撒在胡子上,把海纳画在手指上。这个人来参战,头上撒着海纳。他们有点笑话他。但是,他不介意,因为他内心强大。

一天,他知道那天很快就要到了,他要走了,要去战斗了,他把母亲留在一个村庄里,他想在离世前给他母亲写点什么。他请他的朋友们写了这封信。这是一件真事。这个故事的原始信件就保存在一座博物馆里。他写道,“哦,我的母亲,祝你平安,我很快要走了,在我走之前,如果必须的话就把我的兄弟也送来战场吧,妈妈请把他送来,但不要把海纳撒在他的头上,因为这儿的人在嘲笑我,因为我把海纳撒在头上。但是把他送来,印沙阿拉,为我祈祷吧。”然后他奔赴战场,他就殉道了。现在想想。去想。去想。去想。你对阿拉(swt)和他的先知(asws)有多少爱?

去想!那么多人声称,“我爱阿拉。我与阿拉(swt)交谈,阿拉对我说话了。我与先知(asws)交谈,先知对我说话。我与圣徒交谈,圣徒对我说话。无论何时,当我说‘来’的时候,圣徒们就来了。无论何时当我说麦达特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呼!现在想想。你有儿子?你有女儿?想想。我不认为你对伊斯兰的爱有那么深。如果你的儿子和女儿被带走去为伊斯兰而战,去为阿拉而死的时候,你不会心动。我们也知道那个。我们能看见人们所拥有的那种崇拜。停止。停止。拷问自己,你有没有足够的信仰来把你的儿子和女儿,把你自己,你的母亲或父亲送去那场战争,去战斗,去为阿拉而死。

所以阿里,他们叫他,海纳阿里。所以他去了,然后牺牲了。他母亲在过了段时间后收到了信,并给他写了封回信。它到了指挥官手里,但阿里已经牺牲了。他的指挥官心都碎了。他不能打开信来读。一段时间后,他拿着信决定去读,他读了信。这信是来自他(阿里)的母亲给海纳阿里的。他母亲说道,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我的孩子啊,祝你平安!

愿阿拉赐予你最崇高的品级,并且给你为主而战的信念。如果时间一到,我将把你的兄弟送去。但是,让你的朋友们和指挥官知道,在我们村,在我们的传统中,我们在三种场合用海纳:当新娘即将出嫁时,我们给她用海纳,来展示她将永远离开自己的家庭,她将加入一个新的家庭。她的关系断了。我们把海纳撒在她上面。在我们传统中,我们也给小羊羔撒海纳,给即将献祭的公羊撒。我们给公羊撒海纳,因为我们将要为了阿拉(swt)而去做牺牲。我们给即将奔赴战场,为了阿拉而牺牲他们自己的孩子们撒海纳。

我的孩子,给他们解释,但不要强迫我,说不要把海纳撒在你兄弟的身上,因为这是我们的传统。

我们应该想。这些故事不是无意义的。他们是真实的。这些是人。这些是人,阿拉最知道,当他们看到穆斯林的现状时,他们会怎么讲。穆斯林今天的现状,特别在土耳其。对比一下,那些为了阿拉和伊斯兰在那场战争中的男孩和女孩。想想现在,他们有没有战斗和献出生命,所以一百年后小男孩和小女孩,不止在土耳其,而是在穆斯林国度的各个角落,当你看到他们时,当你再去看其他的卡非尔,不信者时,在他们之间,你不会看出有太多的区别。你认为他们会为那个奉献生命?他们会为了民族主义?为了私欲,为了自我,为了西方的生活方式奉献他们的生命?

不,他们不会!

今天,不再有吉哈德。不再有吉哈德,最后一场吉哈德被给予了恰纳卡拉之战,因为只有海里发可以宣布吉哈德。如果没有海里发,就没有吉哈德。从那时起到现在,没有,不再有海里发宣布的吉哈德了。现在也不是我们的时候。现在我们在准备。但我们不用枪、军火或者剑在准备。不,没有这些。我们准备着,保持自身的纯洁。不要过于四处奔波。过简单的生活,追随先知(swt)和我们导师的脚步,做则克尔和礼拜,准备我们自己,是的,为了那场大战,另一场大战,那最大的一场战争即将来到。末日大战。为它准备我们自己。那个,当尊贵的迈赫迪(as)叫大赞词时,就像神圣先知(asws)说的,“如果你听见迈赫迪(as)的大赞词时,哪怕你抱着一个婴儿,”我对妇女在讲,理解这个,那些崇拜自己的儿子,女儿和他们孩子的妇女,先知给了一个命令,“如果你听见迈赫迪(as)的大赞词,哪怕你在怀中抱了个婴儿,把这个孩子扔下。扔下。”

不管你想要拿什么,拿吧。如果你说,“他已经疯了。他在说把孩子扔下!”你也可以这样说。我只是在重复神圣先知说的话。对此有那么多的深意。但是对想误解的愚人来说,他们可以误解任何事情。但这对我们是一场大考验。对男人和女人来说,对那个时代。

在恰纳卡拉里,如果我们理解,那么我们也许会获得一点关于什么是为了阿拉(swt)而为伊斯兰牺牲的理解力。今天的穆斯林甚至不能牺牲他们自己的舒适。他们不能。呼!今天的弟子甚至不能牺牲几个小时来道堂。不是吗?他们不能。太多了。“什么?我?爬过冰天雪地?为啥?”但是那些做到的人,玛莎阿拉,对你。你知道你自己是谁。那些说“我真的很想去,但是我不能”的人,你没有在愚弄自己,没有为自己找借口,你的心确实和我们在一起,玛莎阿拉。我们在为你祈祷。但是你知道你是谁。那些仅仅是糊弄一下的人,那么,我们说,要当心。因为谢赫阿凡提的道堂不是一个廉价的道堂。不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道堂。如果你不在它里面放一些价值,它就会从你身上被拿走。肯定的,然后它会被给与其他那些饥渴的,寻找那种光明和理解力,以及谢赫阿凡提所给予的知识的人。

就在我们讲这些话时,世界其它地方有很多人恳请我们过去。我们什么也不是。但是当谢赫阿凡提在给一些东西,那我们就有义务去给予。现在还没有口唤,所以我们在这里。但是,谁知道呢,如果口唤被给予的话,会发生什么。随阿拉(swt)的喜欢。愿阿拉(swt)多给我们一点领悟,多给我们一点他们(烈士)的信仰,来让我们把它融入生活,让我们去思考和理解。所有人都在寻求一个高品级和高层次,但他们并不愿牺牲那么多。因为阿拉说,“你认为你会进入我的先知和他们同伴的乐园,而不经受他们的考验?不经过我们对你们的考验?”

所以,正如我们说的,我们不祈求被考验,而是说,“我的主啊,给我们更多的力量。我们知道自己是软弱的,但是给我们更多的力量,那么如果考验来了,伴随着你的力量,我主啊,我们可以克服它。”

愿阿拉(swt)给他们更高品级,愿他们把支持、援助传给我们,愿阿拉(swt)提升谢赫阿凡提的品级,并给我们的祖师以长寿,健康和强壮的生命。愿我们活着和服侍着,当迈赫迪(as)的时代到来时,真诚的愿我们的活和死都为那个原因。陶菲格来自阿拉。法提哈。

尊贵的和卓鲁格曼阿凡提的教导
公历2013年3月18日

Posted by: chinesenaqshi | 一月 17, 2018

认识你的敌人

认识你的敌人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为什么我们一直念求主保护免遭恶魔的伤害,奉普慈特慈的阿拉之名?是为了提醒我们,要开始逃离恶魔,你将从阿拉那寻求保护,因为恶魔在那里等着。恶魔在那里等着你。你做任何工作,恶魔都在那里等着你。不只是通过口头说,而是要知道它的含义和举意。

你在这为阿拉做一些事,恶魔在那里等着你。意味着什么?你的恶魔,你的自我在那里,你的奈福斯在那里。一切都在那里,你祈求阿拉保护你不受伤害。你要受到保护,免受敌人的攻击,就必须认识你的敌人。你不能只是认识你的敌人。你要受到保护就必须认识你的敌人。如果你不认识你的敌人,就无法得到保护。你认为它是从右边来的,但它是从左边来的。然后你必须祈求,祈求阿拉,祈求那些阿拉从未拒绝过的人,寻求帮助,寻求支持。他们也得到了阿拉的支持。认真点。

一旦你知道了“恶魔今天在这里是为了欺骗我”,你已经开始了第一次防守。你会意识到,为什么你总是重复犯错?首先,因为你没有被提醒这是个错误。这是一种习惯,不是一个错误。你必须提醒自己这是个错误。你必须待在教导里。你明白吗?你有问题,解决办法才会来。你会醒过来的。也许你的工作,你的职业,这就是问题所在。也许教导与你的工作无关,但它与这一切有关。你的态度,你的行为,你的举意,一切都会为你的问题提供一条出路。如果你被提醒了,因为自我不会是通过意想不到的方式过来的,特别是如果你在教团里,在这个集体里时,你一直在寻找你的自我是如何进入的。自我是可以预测的,你的奈福斯是可以预测的,每个人都是可以预测的。对不对?你犯了错,这不像你犯的新错误。你犯的是同样的老错,同样的老的顽固,同样的老的愤怒,同样的。是什么使你不明白敌人总是从那里过来的?现在,你知道它是从这里来的,不是从那里来的。现在你知道它是从那里来的,那么你要做什么?你总是知道它是从那里来的,你必须防范那里。

这是可以预见的。各位,我们的错误是可以预见的。如果我走这条路,迈出一步,这就是将要发生的事情。如果我对这个人说一句话,这就是他们的回答。对不对?我对此总是有问题,现在我是在不同的情况下做的,同样的问题。因此没有教导的话,也就没有协商。当没有教导时,就没有协商,意思是,你只是让教导与你的自我和你持续的习惯联系在一起,仅此而已。即使当你想要走出这一切,你理解,你也想要走出时,但你不能,因为你没有和那些指导你的人协商。你是和你自己,和你自己的理智协商的。而你的理智,如果它没有一个向导,它的向导就是恶魔。你肯定会一次又一次犯同样的错误。

如果你仍然固执,你还继续坚持下去的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到?你只会用困难的方式,因为通过教导,通过专注于教导,协商,圣行,意味着,你就可以通过简单的方式学习。简单的方式。你自己说,‘我必须阻止这件事’。没有人需要去洗刷你,没人需要说什么。你不需要受到任何打击,因为你自己决定要像一个人,像一个聪明的人,你决定把你自我的意志置于你的意志之下,但是阿拉的意志是凌驾于你的之上的。但你不想这么做。你不想那样做。你不必那么做。那你就会用困难的方式去学习了。你会哭的很多。困难的方式,你会哭的很多。没有出路,尤其是在这个道堂里,没有逃脱的机会。要么你用简单的方式去学习,要么你用困难的方式。你认为,因为我们提高了声音,这就是困难的方式?相信我,这仍然是简单的方法。我可以仅仅转过脸。我们曾和谢赫艾凡迪一起感受过。谢赫艾凡迪只是转过脸,甚至不看我们一眼。完全不看。切断我们。那是你要被烧的时候。我们不会那么做。他甚至不说话,什么都不说。你们忘了,我没忘。我几乎每周都提到。你忘了,嗯?因为现在事情更容易了?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你就忘了?所以你会用困难的方式去学习。

有些人也很固执。他们会走很艰难的路,直到什么时候?直到你的头撞到墙上。如果你还没有学会,你会说,那又怎样?然后,他们将打破你所爱的人的头,你所爱的东西。任何你所拥有的依恋,你的固执都会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明白吗?总是,这些都是为了什么?相信我,不是阿拉让我们经历的那个。是我们自己使我们在经历这一切。直到你醒来时,你会说,“我必须停止这个,我就像一个瘾君子,我只是对这样的东西上瘾了。我不理解,我知道我必须停止,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当你受够苦的时候,你说,“我必须这么做,”然后,那时的那个改变会是非常真诚的。

你没必要经历这些。你没必要。你要做的就是:待在教导里并协商。很简单的。我今天刚和某人说话。我说,赞主超绝,我们有人可以去协商。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是如何生活的,他们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人可以协商,没有谢赫。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毁灭你,你的家庭,你的孩子,你的工作,你自己。你可以拥有一切,但它只是要从内部摧毁你。因为人们没有向导,也没有可以求助的人。他们付钱给一个不关心他们的治疗师,他只是看着那个手表。你在咨询的这些人,他们向你要求什么?向你要钱?他们问你什么了吗?没有。但我们正在和他们协商,我们得到了指导,你知道,通过你自己的生活,通过协商,事情会变得更好,不会变得更糟。你正在寻找摆脱困境的方法。

你在寻找方法来摆脱你让自己陷入的困境。外面的人,被设计成能让你崩溃的人,我们有一个把我们团结在一起,把我们粘合在一起的人。你要变固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事情正在影响着别人?当你所爱的人,你所爱的东西因你自己的行为而使他们遭受痛苦时,你就会明白。那是你会明白的时候。在这以前明白过来,有那么难?你在影响别人,尤其是在这个道堂。你认为它不会影响别人,当你不是为了则克尔,不是为了晨礼,或者不是为了主麻而来时?你觉得不会?

教导会让你研究自己,审视自己,研究自己。如果你不研究自己,你就不会知道敌人是如何接近的,敌人在哪里,你明白吗?如果你研究自己,你会知道,那时你可以对付敌人,这不会让你变得软弱,它会让你变得强大。然后你可以帮助别人,你可以转身,你也可以帮助别人。愿阿拉原谅我并祝福你们。法提哈。阿敏。祝你们平安。

尊贵的谢赫鲁克曼艾凡迪
伊历1439年4月18日
公历2018年1月5日

Older Posts »

分类